Vlog的时代:让所有人受益

更新时间:2018-12-26 12:00:28来源: 网络综合

cbvivi觉得自己的保护罩被掀开了。

Vlog肉眼可见地火了。作为国内初代Vlogger,cbvivi在各个平台得到越来越好的待遇。比如,他的一则煎蛋视频被B站推荐,观看量达到19.6万次;往常,这个数字只有几千。

那些他和粉丝们在过去两年里、在每一条Vlog里积累的默契,正在被快速打破。新来的人对cbvivi和他的Vlog知之甚少,他们在弹幕里吵了起来——“煎个鸡蛋还用你教?”、“糊了,会致癌!”、“他居然就真的只煎了5分钟蛋?”

cbvivi不免陷入困扰,“脱离了我的语境,它就会很奇怪。”

然而,“脱离”已经成为Vlog领域的新常态,这是在短视频竞争的下半场才会发生的事情。进入2018下半年,陷入鏖战中的新视频平台看中了Vlog内容中所蕴含的人格化和社交性,试图争相讲出一个“短视频内容升级”的好故事。

对于明星和网红而言,Vlog也成为一种新时髦和新包装,他们带着团队大量涌入,点燃了大众对Vlog的好奇与热情。

“自恋的产物”

井越的生活和大部分年轻人没什么不同。但吸引119万微博粉丝的,是他在Vlog中展现的有趣。比如,他会用一根长条乐高积木充当搅拌棒,并将说明书的作用解释为“保证我在拼乐高的时候不掺杂任何的创造力”。

井越对自己的有趣引以为傲。他是最早的人人网网红、脱口秀编剧,在荷兰读研究生时写了一篇《在阿姆斯特丹吃蘑菇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一度流传甚广。

在看过Casey Neistat的作品后,井越决定用更具自我的方式进行表达,前者全世界最有名的Vlogger之一 。井越对Vlog有一个定义:“自恋的产物”,创作者用摄像头长时间对准自己、更深度地袒露生活,用配乐和剪辑传递自己的喜好……

井越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他从下半年开始尝试打造个人IP,与粉丝建立更深度的联系,生活中真实的经历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Vlog中。“相当于粉丝可以离我的生活更近,这样我可以打造一个漫威世界。”

这些展现井越的个体性和创造力的Vlog为他吸引大量拥趸,他们几乎和真实朋友一样了解井越的生活。在评论中,他们以认出井越的朋友为傲,搜罗小众的配乐,并强烈要求他和小八放出私物链接。

这意味着,当粉丝认同一个Vlogger的生活方式,并通过作品深度地涉入他的生活时,两者之间就建立了强于其他内容品类的黏性。这种黏性恰恰是Vlog商业价值的来源。

只是这种价值需要一个被发现和被授权的过程。很多广告主不相信井越的内容能力,会给出设定好的脚本或台词,甚至还有让他“受不了”的网络流行语。而在井越的基础创作理念中,Vlog应该是对真实世界的即兴反应。合理的合作模式是,他在接到主题诉求后,据此策划行程,创作中碰到的故事依然是即兴的。

还有一些广告主希望推广内容是软性的,让粉丝觉察不出。但是,井越坚持明确地提及该条内容为品牌广告,“我不想让大家有欺骗感。”

这种坚持导致许多商务合作都不了了之。

井越正在感受到广告主对Vlog的接受度逐步变高。半年前,他还要跟广告主解释什么是Vlog,而现在,知名Vlogger的身份已经可以让广告主动找上门。

建立了主动权和默契后,他得以选择与调性更契合的品牌合作,与高端品牌的合作也相对稳定。在过去几个月内,井越陆续接下了LV、太平鸟和OPPO手机的订单。

在此过程中,Vlogger们依然需要在个体创作与商业推广之间做平衡。竹子的方法是,让推广成为创作的灵感来源之一,与她本来的作品内容相符。这样,商业推广就像是命题作文,主题不是自发的,但依然是个人的创作。

9月,竹子接到了一个设计师平台的订单,后者给出的主题是“勇敢做自己”。在这条商业推广的Vlog中,竹子告诉粉丝,她以前很怕高,但她决定克服这种恐惧。镜头一转,她来到一个跳伞基地,用Vlog记录下人生中第一次从高空落下的感觉。

“收获勇敢是收获自由的第一步”,竹子在落地后对着镜头说:“勇敢做你自己。”

几乎与vlog商业价值被发掘相同时,“全民拍Vlog”的图景已经逐渐成真。其中,两类人的涌入最为显著。一种是明星和模特;另一种是视频网红。

他们之所以会热情地参与其中,也是看中的是Vlog的人格化包装、粉丝粘性和内容品质,希望借此拉近自己与粉丝之间的交互距离。

目前为止的最典型案例是欧阳娜娜。这位今年起暂退娱乐圈出国留学的女明星和今日头条合作,从9月21日开始推出自己的Vlog系列,主要内容是她在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求学生活。

根据头条娱乐提供的数据,已经播出的12期Vlog,正常版本在今日头条和西瓜视频上共获得超过7700万的播放量,每条1分钟版本在抖音上拥有百万级的点赞。在无其他项目和事件曝光的情况下,欧阳娜娜的全网媒体曝光指数翻倍,上了11次微博热搜。

这也让欧阳娜娜的对大众形象发生了改变。在此之前,欧阳娜娜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是一个演技不佳的女演员。而在Vlog中,观众看到的是一个独自在异国求学的18岁元气少女。她每天会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在紧张的早晨做一餐尽量丰盛的早饭,和同学去河边听爵士乐,在朋友的农场里一起弹吉他,还会戴着束发带不顾形象地跟着摇滚乐自嗨。

另外一位享受到Vlog红利的是抖音红人代古拉K。10月底,她在微博上传了第一条Vlog,记录了自己在4天内的工作和生活,把她的幕后一面展现给120万粉丝。在此之前,代古拉K在抖音上的内容全部都是舞蹈表演,从未开口讲话。

洋葱集团运营团队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拍Vlog的目的正是展现代古拉K的日常,让她更接地气,加强与粉丝的互动。“2000W粉丝的抖音红人,大家都想看一下平时是什么样子。”

实际上,明星和红人具备某种创作Vlog的优势。因为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明显区别于普通人,双方在名声方面的差距又让窥探欲天然存在。同时,专业团队会能有效率解决制作障碍,保持生产稳定性。

相比这种优势,独特个性和真实生活是初代Vlogger们的壁垒,虽然这也让他们的作品显得随意和不规律。“Vlog不像其它类型视频一样能被量产。它本身的核心是个体性,好的个体性是不能是被量产的。”井越说。

机构化的IP也在选择Vlog作为新的传播方式。Andy和田雨是旅游视频自媒体“荒野气象台”的运营者,今年10月,他们到英国为旗下旅游节目《荒野城市》取材时,因为时间紧、预算高,再加上Vlog的流行,他们决定放弃与专业制作团队合作,而是带上一台小卡片机,自己开始了Vlog形态的内容创作。

当时,荒野气象台用节目的思路来做Vlog。每次出发前,团队都会计划好脚本,保证必须拍下的镜头不能被遗漏。11月时,他们花费15天时间辗转伦敦、爱丁堡和利物浦三地,拍下的素材量在300G左右,剪辑出5期平均时长为8分钟的节目。

田雨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他们的镜头利用率很高,“基本上会完成预先想好的脚本,从整体看,我们的素材数量还是比较精炼的。”

以加拿大和英国之行为主题的几期Vlog获得了远超过他们期待的好反响。田雨说,他们打算把Vlog作为固定栏目,未来还会做探店、步行指南等轻巧的日常Vlog,以此保证稳定更新。“假如大家的创意都是在一条线上,其实是看谁的频率更高,才能让读者去记住你。”

作为个人创作者,曾在《外滩画报》当编辑的cbvivi也在做类似的尝试:栏目化、定期更新、固定元素重复出现……这种做法已经证明对粉丝和观看量的增长有好处。但是,最近他开始警惕可能产生的某种套路:“这种栏目化反而太像一个媒体。太常规化的操作,可能反而会压抑个人的创作。 ”

如果不是平台的鏖战已经进入胶着状态,Vlog很可能会一直保持半小众的状态,而非短时间内迅速爆发。

一方面,用户对缺乏思考的流量形态的视频开始陷入疲劳,新的内容形态需要提供新鲜感。另一方面,平台需要更具互动粘性的内容,以此增加社区沉淀。

B站和微博是国内Vlog的发源地,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创作者和受众群体。它们的社区属性和订阅机制能让Vlogger们积累私域流量,维持相对舒适的小圈子。现在,这两个平台已经充分认知、并准备利用这种优势。

在2018年《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上,B站首席运营官兼副董事长李旎表示,今年Vlog的投稿量比去年增长了16倍,播放量增长了18倍;并强调Vlog在未来会是B站很重要的内容载体。

微博的进攻更为主动。9月18日,微博Vlog官方发出“召集令”,每月制作4条Vlog可以申请“微博Vlog博主”认证,平台承诺给出粉丝头条、官博转发、视频流曝光等扶持资源;在商业变现方面,Vlog博主在广告合作和加入MCN机构方面会被优先考虑。

微博用户运营总经理陈福云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9月以来,Vlog在拉新和用户黏性上的数据都“非常不错”。他们“看到Vlog和微博的结合度会更高一些。”这种“结合度”源于微博在内容品类、私域流量积累和社会影响力上的多种优势作用。“我认为(Vlog用户选择微博)是必然的。”陈福云说。

在12月21日的微博V影响力峰会上,微博高级副总裁曹增辉提到,微博明年将“针对Vlog作者给予视频推荐等位置与更多分发机会”。同时,将围绕大V扶持其电商和知识付费的商业化能力,这对Vlogger来说,也是相对顺畅的变现形式。当天,微博还启动了“Vlog学院”,用以对新入门者提供辅导。

对于以流量和算法见长的头条系来说,社区沉淀和订阅关系一直是弱势项目。与欧阳娜娜的成功合作,让头条系看到了Vlog内容中存在的连接价值,尤其是在发力娱乐营销的整体背景下。

即使在外界普遍认为与Vlog调性不符的抖音上,“Vlog日常”的话题也已经有31.8亿的观看量。根据《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的了解,在欧阳娜娜的Vlog项目取得成果之后,已经有5、6位明星主动找前来寻求相关合作。

腾讯是另一位入局者。微视之后,11月初上线的Yoo视频打出用Vlog和Vstory完成“短视频消费升级”的旗号。有Vlogger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Yoo延续了腾讯在视频内容上的一贯风格:分级制补贴,评级越高,创作者拿钱越多。

平台也在鼓励各种内容生产者进入Vlog创作,之前所述的明星、网红和机构作者,正处在这种鼓励浪潮之中。陈福云表示,微博在这个阶段对Vlog没有严格定义,而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尝试”。

“调性”这种最初吸引人的魅力点,也不是微博等大体量平台最看重的。“如果你要去做一个小的平台,可能认为需要一个明确的调性。但是,微博具有大平台属性,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表达自己。”陈福云说。

飞猪所创立的一闪可以被视为Vlog创作者和爱好者的垂直社区,一个“小的平台”。2017年开始,大多数初代Vlogger聚集于此。最初的计划是:如果Vlog能红,一闪能享受最先占领这个山头相应的流量和口碑红利。

当Vlog内容逐渐成为平台竞争红海时,一闪的新角色可能是向大平台提供技术和人才方面的支持。微博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他们正在和相关垂直平台进行技术合作,为创作者提供拍摄、剪辑和发布的相关工具。

飞猪在微博V影响力峰会视频分论坛的提问环节中说:“微博是一个伴随我们起步、成长、发扬光大、接各种各样广告的平台。作为Vlogger、一闪的创始人,我一直都是微博生态的好朋友。蚂蚁会担心大象一脚踩下来会不会把我踩死,但是大象脚里还有缝,大象也不一定想踩你,我们一直是共生的关系。”

哪怕在很多Vlogger的眼里,某些明星“只是对着镜头说话、摆个造型”,算不上真的Vlog,但是,他们都在正视一个已然逐步形成的浪潮:只有在明星和红人的介入后,只有在大平台的竞争作用下,Vlog才会被市场接受。

所有人都会是受益者。

原标题:“Vlog让所有人受益”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