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是否将成为影视公司下一片蓝海?

更新时间:2018-12-26 12:00:27来源: 网络综合

细心者可以发现,《盗墓笔记》《魔道祖师》《如懿传》《延禧攻略》《海上牧云记》等大IP纷纷做起广播剧的生意,而在知名配音演员、光合积木创始人姜广涛看来,这是所有人都在思考的“全产业链”问题。“我们有时候也会想,这个大IP,电视剧都出来了为什么人们要听广播剧呢?但它也有点击量,有些人他想了解原著。”

有数据显示,喜马拉雅FM广播剧付费率高达30%,懒人听书广播剧付费率则达到70%,立足于“来自二次元的声音”的猫耳FM(以下简称M站),更是广播剧的沃土。

从广播剧的受众分析,快节奏是当代都市人生活和工作普遍遇到的问题。对于没有时间看电视剧,或者通过电视剧喜欢上某IP,却没有时间读原著的用户而言,广播剧可以看作是这类人的一个选择。

此外,从内容形式上看,广播剧与电视剧一样属于内容创作,二者之间因展现形式不同,即使是同一个IP,用户也可以从广播剧中听到不一样的东西,获取电视剧中没有诠释的内容,或曾经忽略的细节。因为广播剧自身的特性,所带来的独特魅力,也会吸引一部分人的目光。

不少人在开车的时候,会选择有声产品。毕竟开车时不能看文字,但并不妨碍用耳朵去听,“对人而言是一种解放,而且也是一种陶冶。”姜广涛如此认为。

从电台走向网络,广播剧依旧很窘

“广播剧分为三个时期”,暖音工作室联合创始人七染称,“第一个时期是早些时候广播剧还存在于收音机里;第二个时期,有声市场没有现在这么活跃,广播剧在网络上流行的时候;现在又是另外一种不一样的时期。”

现在的广播剧市场经历三个发展阶段:最早为电台广播剧,目前仍有作品产出。后出现了网络广播剧,这类广播剧是网友出于兴趣,自发结成团体制作的作品。随后商业广播剧也随之出现,这类广播剧是由不同机构推动的作品。

其中商业广播剧分为泛IP联动产品和大制作产品两种。前者以《如懿传》《延禧攻略》等影视IP同步广播剧为代表;后者以天津剧好听互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剧好听)的《死亡通知单》为代表。

喜马拉雅、蜻蜓FM及懒人听书主要推广作品,多为网络广播剧,另有部分为电台广播剧。如《狄仁杰断案新编》,在北京文艺广播播出的同时,也在各个平台进行分发。《刑警803》系列为上海交通广播制作节目,同样在各个平台进行分发。

一位平台负责人告诉壹娱观察,电台本身的内容在没落、在分流,他们制作的内容产出不是特别高,但还是有很多经典的广播剧受众很广。以懒人听书为例,《狄仁杰断案新编》有443万收听,《刑警803》两部合计共456万收听。二者都是免费节目。

在蜻蜓FM独家播出的商业广播剧《死亡通知单》为付费节目,目前有205.7万次收听。光合积木的姜广涛与宝木中阳参与演播的同时,又有沈腾担任主演,豪华的阵容足以吸引有声爱好者的青睐。

早在2016年,蜻蜓FM就推出过明星+配音演员的豪华广播剧。《太平洋大逃杀》,张译、王学兵饰演主角,姜广涛、张杰等知名配音演员参与。这部广播剧仅有6集,在蜻蜓FM播放量为1064.4万次。

2011年上线的蜻蜓FM,通过传统电台节目碎片化播放起家,在此基础上推行广播剧,是入局较早的一家。蜻蜓FM内容战略总监张昊称,蜻蜓FM选择与工作室合作,出品优秀广播剧。

然而,豪华的演员阵容意味着高额的成本。影视演员出场费用姑且不算,仅头部专业配音演员,价格高者按字收费,略低者按分钟收费。知名配音演员季冠霖曾曝出的配音价格:一集电视剧200元,电影1000-2000元。《死亡通知单》的制作成本之高可想而知。

另据了解,电台广播剧的薪酬则以节目制作费进行结算,一集20分钟,平均成本500元左右。网络广播剧,以及初创型公司的不少配音演员,仍然处于无收入状态。

广播剧的二次元圈层

现在很多人所说的广播剧,主要是二次元圈层的网络广播剧。这一形式,最早源于日本广播剧,早期由爱好者自发组织并制作。几年前自制广播剧遍布各个音频平台,以网友自行上传,演员无薪酬参与为主,其特点是质量较高,但制作周期长。

YY语音是网络广播剧爱好者早期对戏的平台。由于配音演员分布在大江南北,只能依靠网络进行。“大家自己录好自己的,然后发给导演、策划让他们听,如果行的话就用,不行的话就返。网络剧一开始主要交流的平台在YY,现场PIA戏(即导演、演员现场对戏)、导演讲戏、还有各种交流会等。”七染介绍说。

由于网络广播剧多受日本宅文化影响,内容也主要集中在同人和二次元领域。喜马拉雅广播剧分类中,最受欢迎的《梦幻西游同人番外小说剧》正是《梦幻西游》游戏同人作,播放量高达1.25亿。而懒人听书怎根本没有广播剧这一分类,而是将之列在二次元版块下面。

现阶段大量自制广播剧首选投放平台为M站,大多为全一期(即只有一期,总时长多为30-45分钟不等,现也有20分钟左右的短剧),且免费收听。但二次元的影响依然可见,M站广播剧分类首页,大量作品仍是耽美风。

从猫耳FM广播剧分类排行中不难看出,几乎都是耽美向作品

“他们大部分都是为爱发电。”一位平台知情者曾对壹娱观察表示,这些自制广播剧从业者做剧都是非商业、不收费的。一个是他们想让更多人听到这个内容,另一个是想有自己的作品,想把自己的名头打出去。

虽然虽然现在的广播剧行业逐渐被更多人所关注,作品数量每年也逐渐提升,但从事配音的演员数量并不多,甚至可以用稀少来形容。有数字统计,北京的配音圈,一共才100余人。播讲人昊澜手机里有40多个工作室的群,“做有声书的、做广播剧的,到哪儿去看就这些”。

七染在接受壹娱观察采访时,则提到了现在配音圈里的一个笑话:国产剧的配音,要么就是张杰跟乔诗雨谈恋爱,要么就是张杰跟季冠霖谈恋爱;要么就是边江跟乔诗雨、边江跟季冠霖。

可见这个行业需要大量新人、新鲜血液。“大量的实践工作当中去磨练他、去考察他,传帮带,老带新不能停。”姜广涛说道。

另据了解,光合积木的配音演员,在签约后会获得公司推广资源,包括线上直播、线下见面会、漫展、项目推荐,甚至是校园活动、综艺等,但“配音演员是一个本位”,一切还要作品说话。

有声行业终究是艺术品

在姜广涛看来,光合积木参与的广播剧表演自由度最高,但同样难度也是最高的。“尽管听众没有专业学习的经历,但听众有生活经验,首先要让听众相信它的真实。”

这对配音演员的要求是非常高的,能够出演广播剧的配音演员,也一定是经过真人影视剧配音、动画游戏配音、有声漫配音等磨练。

姜广涛直言:“很多新人面对广播剧的时候是麻爪儿的。即使是老同志,如果真想让人相信的话,也一定是拿出可信的创作态度来。”

传统广播剧的录制过程,是需要主演、群演、声效师同期对戏,而网络广播剧的出现,打破了这一传统,配音演员自己录制,再将声音文件发给后期,进行对轨、音效、配乐等后期工作,最终完成。

广播剧是没有画面的表演,与影视作品无异。在姜广涛看来,一部优秀的广播剧应该是艺术品。

七染的暖音工作室,最近正在推进一部广播剧,《以物易食》。这是一部美食治愈系作品,目前已播放至第8集。作为创业公司,暖音工作室成立仅有半年,“还在一个探索阶段,目前还没有太多盈利”。

相比播客和有声书,商业广播剧吸引了更多资本进入,这一行业的贫富差距是不可避免的问题。“很多学员级别的,跟着跑一跑,可能还要靠其他力量维持自己的温饱。”

学员通过不断地训练,才有机会接到角色,之后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光合积木一直通过真人剧配音磨练新人。

姜广涛进一步解释,从不会到会,从没进过棚到进过棚,从一个字两个字,到不断地增加,开始有些零敲碎打的小角色,逐渐再有一场戏的角色,再到连场角色。逐渐由小到大,由少到多,由简单到复杂,由NPC到主角光环,这样一个过程。

从译制片的对口型,到国内影视剧语气、节奏上的纠正,再到动画的声音传达,最终才能形成广播剧的“无中生有”,难度逐步提高。

爱好者们通过网络广播剧推动了这个行业的发展,他们考虑的是作品质量而非收入,这也使得网络广播剧的制作周期非常长。姜广涛称这个现象在今年有所改变,不少爱好者已经转到商业层面。

姜广涛认为,当钱来驱动你的时候,好多事运转得会符合市场规律,效率更高。

“有声市场从来没有冷过”,某平台工作人员直言,不管是有声书、知识付费,还是广播剧,只要内容好,大家还是愿意去听。如果内容不好,做得再大,说得再好,会有第一批人去买,但是之后的生长就不会那么大了。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影视公司近年来越来越多投身有声行业,然而这对于平台而言没有太大影响,“我们还有其他内容来扩充”。

虽然传统广播剧从业者对这个行业、对内容的把控力更强,但不可否认的是,资本、影视公司的入局,给这个行业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

蜻蜓FM创始人兼董事长张强在2018秋季内容生态发布会上曾经公开表示,音频的黄金时代到来了。而作为音频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广播剧同样成为多方关注和布局的重点。同样在这个大会上,蜻蜓FM高调宣布要打造“超级广播剧矩阵”,即未来一年将斥资亿元打造10部电影级体验的超级广播剧,以及100部精品广播剧。在蜻蜓FM看来,所谓的超级广播剧首先要有超级IP,其次要有超级明星,然后要有超级制作,最后则是要有超级宣发。

无疑蜻蜓FM的这番举动在给广播剧内容市场贡献不少优质内容的同时,必然会对传统的广播剧内容制作环节造成一定的影响。同样给广播剧行业带来影响的还有之前提到的剧好听和《死亡通知单》。剧好听是由开心麻花孵化而出的,该公司除《死亡通知单》外,《枯木寺》《鬼望坡》也颇受关注。有分析认为,剧好听因其背景,将传统影视行业的一些制作标准引入到广播剧行业中,也给这个市场带来了一些改变。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影视IP的广播剧开发上,影视公司也开始积极与平台联合,涉足广播剧行业。此前有消息称,华策影视与蜻蜓FM联合出品了国内首档聚焦配音演员选拔的节目,直接瞄准有声行业的核心人才——配音演员这一群体上。

有分析认为,之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纷纷涉足广播剧行业,最主要的广播剧可以成为自己影视剧集获取最大价值的新渠道。

比如超神影业就与喜马拉雅FM联合出品动画同名广播剧《雄兵连》。因为背靠专业影视制作公司,这部广播剧还加入了《神河传奇》音乐专辑顶级原声配乐,阵容也堪称华丽:知名配音演员宝木中阳担任配音导演兼旁白,《尸兄》白小飞、《全职高手》韩文清、《一人之下》王也、《雄兵连》导演韦琪为主角葛小伦配音、知名影视配音演员乔诗语、杨天翔、苏尚卿、刘校妤等人也为剧中人物献声。

这样的制作、这样的阵容,不仅吸引《雄兵连》动画粉丝的关注,更引来大量“声控”粉丝的关注。显然,超神影业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拓宽了粉丝群,最大限度的挖掘了粉丝的价值。而这也是很多影视公司会结合影视IP,推出相关广播剧的初衷。

如此来看,影视公司具备广播剧制作的前期优势:有潜力的IP、成熟的编剧团队,以及制作成本。问题是影视公司推进的广播剧项目,大多要求与影视作品同步播出,对于广播剧的艺术创作而言,存在一些妥协。

影视公司入局,无疑也会为这个市场带来新的活力:大IP联动扩充了广播剧受众,资本介入增加从业者工作热情。

一个IP能否在不同领域发酵,进而实现成本回收,甚至通过联动达到盈利,这将是影视公司未来需要思考的问题。相比其他泛娱乐产业,有声行业成本低、用户粘性高、付费转化率高,这或许会成为影视行业的下一片蓝海。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