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会摩登天空解约风波背后:国内艺人经纪的短板

更新时间:2018-12-25 18:00:30来源: 网络综合

12月24日晚,红花会通过官方微博发文称,与摩登天空之间的纷争已告一段落,同时法院确认红花会2017年11月13日发出解约声明的当天,双方经纪关系解除。

12月24日晚上10点,红花会微博官宣胜诉消息,“最终,法院确认我们发出解约声明的当天,也就是2017年11月13日,双方经纪关系解除。”除此之外,红花会微博还透露出了几点:

1、经济合约结算对账期间,摩登天空存在瞒报、少报周边收益等情况,这部分是靠粉丝留存的购买证据,帮助律师拿到了证据,反驳了摩登天空。

2、在红花会提出解约之后,摩登天空私下给各大音乐平台寄函要求下架红花会的作品,对外造成了是平台封杀红花会作品的假象。

3、摩登天空需要为红花会在明年一年内制作3张专辑,“虽然两年没做,但剩下一年做三张也是可以的”

12月25日,摩登天空发声明回应红花会解约,并贴出判决主文,表示红花会相关成员的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仍由摩登天空独家享有或独家代理;红花会相关成员单方面解除经纪约,构成根本性违约,应支付摩登天空及相关第三方因红花会单方解约造成的违约金及损失;鉴于红花会相关成员单方解约及负面新闻可能给第三方造成的损失,摩登天空已于事发之初暂停相关成员的经纪收入结算,在判决生效后,摩登天空将把扣除相关艺人的全部赔偿和违约金后的剩余收入结算给相关艺人。

经验老道的“新手”——摩登天空

去年11月13号,红花会在北美巡演结束后宣布与摩登天空解约。在声明中不乏对摩登使用一些苛责之词——“未按合同履行义务”,“未配备成熟经纪人”,“安全得不到保障”,“极大困扰”......

从2017年3月初双方宣布签约到现在,为期两年的合同只维持了8个月。这场突如其来的“分手”让摩登天空措手不及。

不久后,红花会的歌曲被所有平台全部下架了,疑似遭到全员封杀。而关于封杀则众说纷纭:一种声音指责老东家在他们饱受质疑的时候暗箱操控,一脚把他们踹到谷底;另一种声音则表示红花会看不清形势、依然自诩王者,导致处理事情各种出错。

解约背后,同样也包含着嘻哈粉丝们对于MDSK为红花会打造的发展路径和运作方式的不满。本质上说,这是一种基于流量艺人的粉圈文化与专注于独立音乐内容操作模式更粗放的传统音乐厂牌的一次对撞。

然而,粉丝只是MDSK在嘻哈这个迅速膨胀的市场里的遇到的挑战之一。更大的挑战在于如何为艺人定位、如何平衡内容与商业之间的关系、如何与艺人建立灵活的收入分配合约以及如何提供专业的成体系的服务。

摩登天空在挖掘、培养、运营民谣歌手和摇滚乐队方面有着丰富经验和成熟的机制,但对于嘻哈文化和孵化嘻哈艺人,摩登天空依然还是个“新手”。

持续不断的解约风波,暴露中国艺人经纪的短板

不仅是摩登天空,中国的艺人经纪产业似乎也应当由此陷入反思。在国内经纪公司及音乐公司的艺人经纪层面中,个体经纪人比重较大,即使是音乐经纪机构,也由于规模问题而产生运营体系不完善等现象。知名度高,能运用现代化手段进行音乐经纪业务运作的品牌音乐经纪公司更是少之又少。在流量艺人们强大的粉丝群体中,无论是撰写转发文案、带动群体投票、维护偶像形象,“饭圈”俨然一把揽过了艺人运营层面的工作,更是艺人经纪所无法忽略的重要群体。

而我国目前艺人经纪模式大部分为一种拼人脉的混杂形势,且在近两年来,新人仍然多来源于选秀节目。如果说这些都是国内独特的娱乐产业形态,那么其中最为难以把持的则是过度商业化、强烈又密集的盈利诉求容易令受众产生抵触情绪。

随着偶像产业的不断火爆,各种解约问题也是接连不断。10月6日,名为“NINE PERCENT粉丝诉求联盟”的微博发出“粉丝联合诉求书”,并贴上长图以粉丝名义表明对NINE PERCENT现状的不满。其中粉丝指出限定活动一年半的NINE PERCENT虽已出道半年但没有任何团体音乐作品,也鲜少有合体活动。曾经被承诺制作的团体综艺《百分九少年》上线时间遭屡次推迟,甚至连NINE PERCENT官博与成员的互动都寥寥无几,团队似乎形同虚设。

除了粉丝的控诉,解约风波更是隔三差五就在上演。在这些解约风波中,最受人瞩目的可能要数湖南卫视各大选秀节目背后的天娱传媒有限公司了。在2005-2011年的几年间,芒果台的每届超女、快男都很火,每年都能通过选秀捧出几个人气爆棚的艺人,可是最后因为解约问题落得一地鸡毛。从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何洁开始,到后来的尚雯婕、陈楚生,无一不和天娱上演过一场解约大战。采访里,尚雯婕表示:“我与天娱的矛盾,主要是对老公司的音乐定位不认同。另外,湖南卫视习惯按他们的方式来包装艺人,但那种风格(中性打扮)并不适合我。”

这一系列互撕对双方都敲响了警钟:一方面经纪公司应当优化结构,减少对艺人的依赖,深入谋求共同合作发展;另一方面艺人应当提升自身业务能力、职业道德以及契约精神,从长远规划而不是短期捞金,毕竟频繁跳槽有损前途。

因为各种原因,红花会几次尝试复出均以失败告终,PG One也只能在公众号上“残喘”。直到9月18号,他们最终还是放弃了“红花会”这个名字,以“黑怕不怕黑”作为新的厂牌名字复出。但脱离摩登天空后,未来发展如何,恐怕还是要继续打上一个问号。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