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2019,喊了五年的科幻元年终于要来了?

更新时间:2018-12-06 18:00:24 来源: 网络综合

“一年又一年,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到底什么时候才来?”

相信这是广大科幻迷、影迷们以及业内工作者共同的疑问。自2015年《三体》荣获雨果奖并将被改编电影引发“科幻热”以来,“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概念就时常被提起。

然而,四年即将过去,元年还未到来。

万众期待的《三体》迟迟未动,原本有望成为国产科幻电影“拓荒者”的《拓星者》还在后期制作,而更多的项目胎死腹中,可见国产科幻电影这条开拓之路并不好走。

不过眼下,《乡村教师》摇身一变成了《疯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定档2019年大年初一,总算是给观众们一个可预见的未来。

或许,两个月之后的2019年春节档,将会给我们想要的答案。

《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定档,科幻电影受期待

前天,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发布了最新的预告和海报,又一次燃起了大众的兴趣。

从预告片放出之后的反馈来看,除了稍显尴尬的广播腔配音被部分网友吐槽之外,大多数观众还是对其充满了期待。毕竟观其特效制作和画面质感,放之国产电影中也算是上乘之作。再加上,影片改编自科幻大神刘慈欣的同名小说《流浪地球》,且由刘慈欣担任监制,足以让一部分科幻迷吃下定心丸。

在此前曝光的制作特辑中,我们也得以窥见影片更多的幕后故事。比如前期的3000张概念设计图、8000张分镜头画稿,以及为此制作了10000件道具,并且搭建了大体量的太空场景,这些从无到有的制作经验也将成为国产科幻电影后来者宝贵的参考财富。

当然,电影最终成色如何,也只有等上映之后才能见分晓。不过,对于久未有突破的国产科幻电影而言,《流浪地球》踏出的这一小步,很可能将会是引爆之后国产科幻电影热的一大步。

无独有偶,同样定档于2019年大年初一的《疯狂外星人》,也是一部包含科幻元素的电影。

该片最初改编自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乡村教师》,只不过在个人风格鲜明的宁浩操刀之下,最终成了其标志性的疯狂”系列特色科幻喜剧。从目前的物料来看,《疯狂外星人》内核与原著相去甚远,但作为科幻电影的尝试,依然值得期待。

巧合的是,这两部影片都萌芽于2015年,那个最早被称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年份。那一年,刘慈欣的《三体》获得雨果奖,之后其版权被游族影业买下,宣布开拍计划。而《超新星纪元》《流浪地球》等项目也在那一年横空出世。

可以说是资本入场,众多科幻IP都找到了买家,磨刀霍霍向市场。

也正是在此之后,几乎每一年都会有“科幻电影元年”的论调出现。然而,众人期待之中,《三体》逐渐成了一代失踪电影,后来者的项目也多推进缓慢,科幻电影元年迟迟未来,让观众们一次次失望。由此可见,科幻电影行进之路多艰。

百年不到20部,国产科幻电影发展缓慢

那么,为何“中国科幻电影元年”迟迟不来?国产科幻电影市场的发展究竟如何呢?

事实上,回顾中国电影发展史,并非完全没有科幻电影的影子。

1938年上映的《六十年后上海滩》,以梦中穿越的故事为线索或许可以算是第一部科幻电影。而后,经过长时间的沉寂,科幻电影有几个相对的集中期,八九十年代有《珊瑚岛上的死光》《霹雳贝贝》;2010年前后有《机器侠》《未来警察》等;去年也有一部《逆时营救》上映之时引发了一些声量。

对此,情报君也进行了统计。

不难发现,大多数国产科幻电影,都只是带有科幻元素的动作电影、喜剧电影或者是其他类型电影,科幻往往是作为亚类型出现的。而无论是从票房表现还是品质来看,国产科幻电影还有待加强。

不过,其中1980年的《珊瑚岛上的死光》可以说是国产科幻电影史上的一道亮光。甚至科幻大作家韩松在此前采访时称,《珊瑚岛上的死光》上映的那一年,就应该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当然,在更普遍意义上,尤其是在国产电影市场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所谓的科幻电影元年即有标志性的、划时代的科幻电影作品出现。而后才能引领市场潮流,在成熟条件之下,每年能产出3-5部科幻电影。

而实际情况,是由于种种现实原因的限制,国产科幻电影相对于其他类型片市场,发展要缓慢的多。

一方面,这可能和我们所处的大环境有关,包括我们的成长教育环境以及政策环境。缺乏科学土壤、缺少科幻创作氛围,自然也会影响消费群体的养成;而科幻片同样会面临审查困境,尤其是关于未来主题的阐述,很难进行界定,这也是创作种的束缚。

另一方面,国内缺乏完善的电影工业体系和专业素养的人才。

相对来说,好莱坞的电影工业体系从30年代就开始建立,已经拥有了配套的制度可以保证科幻片的制作;反观国内,电影市场化发展不过十几年,从特效、道具、布景、服装、美术设计、配乐等各环节都需要去完善。

而具备专业素养的人才也是关键,尤其是编剧和导演。毕竟科幻片不是纯粹天马行空的幻想,而是基于一定科学基础之上的创作,需要一定的知识储备,才能让影片具有基本的逻辑。

除此之外,技术也是老大难问题。虽然国内特效技术已经有了不小提升,但科幻电影的后期制作往往是重头戏,需要花费大量物力财力,如《流浪地球》的“秋裤基金”既是宣传噱头,恐怕也是无奈现实。对于缺乏经验的国产科幻电影而言,制作电影的过程同样也是技术储备的过程。

可以说,正是由于以上种种因素,使得国产科幻电影始终不成气候。而在此之中,从2015—2019,一再被延宕的科幻电影元年,除了受大环境影响,也有其自身原因。

比如,对市场误判、急于求成。“元年”的说法开启于《三体》,虽然说电影版的《三体》是科幻迷们翘首以待的视觉盛宴,但其庞大的世界观和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很难被影视化,尤其是在国内现阶段各项技术,以及制作班底等都还不成熟的情况下,还不具备能力消化这样的大IP。

这也是《三体》几近流产的原因所在。而在此之后公布的科幻电影项目,难免也都有赶鸭子上架、操之过急之嫌。

可以看到,从2015年至今,国产电影市场上能见到的科幻电影,大多都只是带着科幻的外壳,而非真正的硬核科幻。因而,仅有的几个具备可操作性的项目,比如相对小体量的《流浪地球》和《乡村教师》(《疯狂的外星人》)也是到今年才逐渐有眉目。

2019年三部待映,元年总要有开始

当然,并不是说在现阶段,条件不完善就固步自封。事实上,从中短篇科幻小说改编入手、从中小成本制作切入,不失为尝试科幻电影的一种策略。

而且,在前期资本和市场的双重刺激之下,科幻电影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市场潜力。

尤其是从电影票房来看,到目前为止,占据全球票房榜总榜前十的影片中,包括了《阿凡达》等六部科幻电影;而在进口电影票房排名中,科幻电影也占据了七席,可见科幻电影在中国市场的票房号召力。

这也是为何有那么多人跃跃欲试的原因所在。

而如今已经定档的《流浪地球》和《疯狂外星人》,加速了科幻电影到来的步伐。那么,已经推迟了四年的科幻电影元年,能否在明年迎来真正的爆发呢?

对此,情报君也整理了预计明年能够上映(还未定档)的科幻电影。

其中,由张小北执导的《拓星者》于去年五月底就结束了前期拍摄,目前仍在后期制作之中;而由腾讯影业出品,舒淇、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垒》也已经于去年完成拍摄,预计明年上映。此外,由古天乐、刘青云主演的科幻电影《明日战记》也已经发布了预告。

从现有的物料来看,若是后期能够如期顺利,那么明年在银幕上看到这些科幻电影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不过,科幻电影的发展也有赖于国产电影市场的整体发展。未来可期,但必将行路艰难,尤其是在寒冬之下,需要大量资金和高尖技术支持的科幻电影或许会遇到比以往更多的挑战。

但无论如何,科幻电影是国产电影市场类型化发展的需要,也是观众需求的所在。因而,国产科幻电影,开拓先行比票房成绩更重要,实际行动比空喊口号更重要,即使会面临失败,总要有开始。

如导演郭帆所说,“你要想得到未曾拥有的东西,就必须要做未曾干过的事情。”

至少勇于尝试,总好过原地踏步。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