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临2018大型人设崩塌集会后,2019年明星人设还该怎么玩?

更新时间:2019-01-17 12:00:35来源: 网络综合

这几日,章子怡粉丝脱粉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一档名为《妻子的浪漫旅行2》的综艺路透照曝光,让章子怡在继宣布与汪峰结婚后,再次让粉丝圈炸开了锅。一位称自己已经喜欢了章子怡13年的章子怡贴吧吧主直接气得发长文脱粉,无数吃瓜群众对此褒贬不一,也有不少看客疑惑,怎么参加个综艺,粉丝的反应就这么大?

这大概还要从“国际章”的人设说起。章子怡最早便是由电影出道,凭借精湛的演技,与所参演过的众多经典大电影,获国际奖项无数的她,被冠以“国际章”的称号,在娱乐圈中几乎成了高高在上的存在。

因此,在她拍摄综艺节目的路透照曝光之后,一些粉丝表示:“竟然又接综艺节目,而且还不是像《我就是演员》里面,当个导师。”越来越多相似的评论出现在微博、贴吧等平台,不少粉丝直言不能接受自己的偶像就这样“走下神坛”了。

实则,无论多么光鲜亮丽的明星,在褪去那一层光环后,都是与粉丝一样的普通人。可娱乐圈中多存在这样的现象,粉丝往往反将那一层光环当做自己偶像最真实的一面,一旦这个光环出现裂缝或崩塌,粉丝在看到偶像与光环不符甚至完全相反的一面后,就会产生看错了人的想法,继而失望、脱粉。

在充斥着资本与营销的娱乐圈中,这层光环,在近年被赋予了一个名字——人设。明星或艺人靠人设圈粉、吸金已屡见不鲜,而人设崩塌后,或洗白了继续“营业”、或一蹶不振被遭“冷藏”也是常态。

只是,在人设圈粉的背后,虽有着巨大的利益,同样也暗含着更大的风险。2018年,可称为明星人设的“崩塌之年”,在看过了一众明星人设崩塌后的样子,2019年,以人设取胜的策略,还会继续吗?

众星们的2018,大型人设崩塌集会

说起人设崩塌,与章子怡同样担任《我就是演员》节目导师的吴秀波,也算一位。1993年出生的女演员陈昱霖在2018年的中秋节,爆出与吴秀波私通7年后遭抛弃,随后,又有人爆出与吴秀波合作过《军师联盟》的张芷溪,是与吴秀波偷情的“第四人”。

这一系列的黑料,让吴秀波“好丈夫、好男人”的人设彻底崩塌,让一群被“儒雅帅大叔”人设吸引来的粉丝大批脱粉。而说起婚内出轨,2018年崩塌的“人设”中,李小璐该是女星中轰动最大的一位。

从2012年嫁给贾乃亮起,就一直是“好妻子”“好妈妈”人设的李小璐,一度圈粉无数。直到去年被踢爆她与PGone事件,种种实锤让李小璐“贤妻良母”的人设崩塌,那些曾喜爱着她“贤妻良母”形象的粉丝们,也纷纷倒戈转而支持贾乃亮,或心痛起他们的女儿甜馨。

靳东,也是2018年“落马”的明星之一。因《伪装者》《我的前半生》等剧以“老干部”“精英”人设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他,在角色外的个人微博上,也是以各种文艺的名言名句,让诸多粉丝爱上了这样一个似乎文化程度颇高的明星。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网友,发现了他微博上,诸如作者写错、诗词中的字打错等错误,慢慢的,营造的“精英”人设翻了,靳东在众多粉丝甚至公众眼中,成了一个只会演“精英”的演员。

靳东微博

另一个则是张雨绮的离婚事件。与《美人鱼》中的李若兰一样“敢爱敢恨”的“大女人”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张雨绮,在离婚事件的最初,因在婚姻中不因男方错误委曲求全,而果断选择离婚的行为,被网友称赞为新时代女性,真性情的代表,圈了一波粉。

可离婚事件不久,又有网友爆出张雨绮与前夫袁巴元举止亲密的照片,让诸多称赞过她的网友们开始疑惑。虽张雨绮做出解释称,“一个单身女人是可以接受全世界单身男人的追求的,包括她的前夫”,可部分网友并不买账。

后来,在袁巴元于朋友圈中爆出张雨绮和一名刚认识两天的男人在上海某酒店开房后,网友震惊了,张雨绮“新时代”女性的角色也不攻自破,不少网友在微博发表类似评论,称“张雨绮就是挑男人的眼光和自身性格有问题,就不要炒什么新时代女性人设了”。一场闹剧,以刚圈的粉丝又大量脱离收场。

为什么明星要给自己一个人设?

诸如此类的人设崩塌,在2018年还有很多。实则在早些年,为增强观众认知及记忆,以打人设牌提高明星知名度的包装手段,便一度成了流行。

如曾红极一时的毛宁、杨钰莹被誉为“歌坛金童玉女”,再到2005年因《超级女声》出道,因中性形象开辟了娱乐圈新审美,以“春哥”人设走红乐坛的李宇春……

可见,人设几乎成了每个艺人要成名的必备标签。那么,为什么明星或艺人们都爱凹人设呢?

低成本高渗透,增加圈内辨识度。比如萧敬腾的“雨神”人设。他最早获得这个称号,是因2012年开演唱会时,北京站与上海站都在演唱会当天下了雨,被粉丝们戏称为“雨神”。自打“雨神”这一形象被立起来,无论哪个城市下雨或期待下场雨,总能看到一句,“萧敬腾来开演唱会”。甚至天气预报的官微也关注了他,这件事曾一度登上微博热搜。从此,在公众心中“雨神”与萧敬腾画了对等,它成了萧敬腾独一无二的人设。

天气预报官微

与同类明星或艺人形成差异化,靠人设圈粉。随着社会环境更加包容,一系列边缘文化逐渐显现出来,年轻人也开始更多的追求个性化。这个时期,加之大量新艺人涌进娱乐圈,大批相似且单一的人设开始使公众感到审美疲劳,为了区别于类型相似的同行,人设开始逐渐变得多元化。

老干部、文化人、吃货、锦鲤等五花八门的人设开始出现,人设也愈加细化、生动。其中效果最明显的,要属迪丽热巴。自《克拉恋人》播出期间,“胖迪”“吃货”这样的人设让迪丽热巴圈了大量的粉丝。

意外的是,在2017年,《奔跑吧》第一季期间,迪丽热巴“用力过度”,险些导致“吃货”这一人设彻底崩盘。

虽然如此,但像这样的邻家小妹形象,透露出带些看到美食就走不动道的可爱,却极大拉近了迪丽热巴与公众间的距离,且容易赢得人们的好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被放大,在经纪公司的经营与推助下,迪丽热巴很快就成为上升速度最快的女艺人,随后迪丽热巴接连出演多部剧集,最大限度的增加了她在外界的曝光度和好感度,毕竟演员还是要有作品的。

据艾漫2018年第三季度明星商业价值指数榜数据来看,迪丽热巴以商业价值指数97.40位居榜首,可见在这一年迪丽热巴有多受推崇。

艾漫2018年第三季度明星商业价值指数榜

匹配人设性质,获得更多相关作品以及商业代言优先关注权。如上文提到的,在《伪装者》中饰演明楼一角而树起“老干部”形象的靳东,在这个人设被粉丝甚至公众普遍接受和喜爱之后,在随后他所参演的影视剧中,也多为相似的角色。可以看到,靳东“老干部”“精英”的人设,为他赢得了更多的影视剧参演机会。

又如黄磊,在参与了第二季的《爸爸去哪儿》,在节目中所展现的教育方式,及女儿多多所展现的良好修养,让观众对黄磊留下了一个好爸爸对印象。后来,黄磊便凭借“好爸爸”的人设接了数个奶粉、教育、家居等方面的商业代言。

可见,在粉丝经济时代,一个好的、符合观众期望的人设除了可以让明星和艺人增加辨识度,带来的知名度,圈更多的粉丝外,还可以带来更多演出机会以及随之而来的更大的商业价值。

那么明星和艺人们都是如何建立和经营人设的呢?

选择人设容易,经营人设难,改变人设更难

说起建立人设,明星和艺人通常选择这两种方式:借助影视剧中扮演的角色营造某种人设;通过参加综艺,展现明星或艺人另一面,进而建立人设。

被人们称为“国民贤妻”的刘涛,就是通过第一种方式建立人设的成功例子。为了帮破产的丈夫偿还债务,她复出拍戏,凭借2012年电视剧《贤妻》再次走红。

2013年刘涛写了一篇长微博《底线》,讲述了丈夫王珂破产后至今的生活,公众们看到了刘涛一路走来的坚强与不易。她通过电视剧《贤妻》的角色将贤妻的印象加强,又经后来长篇微博文一度发酵的“贤妻”人设,也为刘涛增粉不少。这之后,粉丝们时常能看到刘涛在微博上晒出丈夫与孩子的日常和照片,其乐融融的场面,也让不少人对刘涛的好感度直线上升。

随后,刘涛的事业可谓是顺风顺水,接拍了《琅琊榜》《欢乐颂》,之后,又携手丈夫王珂坐镇综艺《亲爱的客栈》,在更多的向观众展现了夫妻日常的同时,也把自己贤惠的一面进一步放大。

而说到通过参加综艺和挖掘明星或艺人的另一面,进而打造某种人设,前文说的黄磊是一例,流量明星张艺兴也是一例。

通过《极限挑战》,张艺兴展现出了不同于其他流量明星“完美”的形象,通过与孙红雷、黄渤、黄磊、罗志祥和王迅之间的互动,早期“呆萌”“单纯”的形象成功加持了他“小绵羊”的人设,为他成功圈了一波“极限粉”。而随着节目的播出,张艺兴通过向《极限挑战》“哥哥们”的学习,成功进阶成“小狐狸”,丰富了其在流量明星身份之外的个人形象。

《极限挑战》第四季剧照

明星或艺人找到适合自己的人设,且可以让这个人设深入人心,发挥最大效益,还要靠细心经营。如刘涛、黄磊般,人设立起来后,精心选择符合自己人设的节目、代言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再回到文章最初提到的章子怡。章子怡从被张艺谋发掘,在荣获50届德国柏林电影节银熊奖的《我的父亲母亲》中饰演招娣一角,到1999年出演李安导演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卧虎藏龙》。凭借精湛的演技,影途一片坦荡。

后来,她借由斯皮尔伯格监制的好莱坞大片、荣获了78届奥斯卡金像奖的《艺伎回忆录》,成为中国即便现在也少有,能出演好莱坞A级制作的华人演员。该片后,2014年的《一代宗师》,又让章子怡获得了50届金马奖、33届金像奖、32届百花奖等超过12座影后大奖。自此,章子怡的名字在国际传播开来,有了“国际章”的人设。

从章子怡履历不难看出 ,电影《藏龙卧虎》使章子怡打入国际电影圈,之后章子怡便将目光和工作的重心向海外倾斜。2005年起,她成为奥斯卡终身评委,又在2006年被美媒评委好莱坞六大当红女星之一,登上好莱坞顶级杂志《名利场》,被《时代周刊》称为“中国送给好莱坞的礼物”。随后,她四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获评“影响世界100人”。

同是2006年,她担任戛纳影展主竞赛单元评委,又在随后的2009年和2013年,分别以“电影基石”与短片单元评委,和“一种关注”单元评委,成为戛纳国际电影节官方三大竞赛单元评委。

将大部分活动放在国际平台的她,“国际章”的人设被众多她的粉丝接受并拥趸。但她自从与汪峰结婚,并生下女儿醒醒后,可以看出章子怡明显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家庭上,无论是从她微博更新的日常内容,还是代言奶粉、教育品牌等,“国际章”的人设开始逐渐向“好妻子”“醒醒妈”转变。或许出演综艺《与妻子的浪漫旅行2》,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然而就像前文所说,章子怡这一人设,以及基于此接演的节目,并没有得到其粉丝的认可,最终导致大量脱粉。

明星或艺人找到适合自己的人设并不容易,而相比这些更难的则是经营人设。前者做得好可以让自己在圈中“独树一帜”,让更多的人接受和认可自己的“形象”。后者则需要潜心经营,通过言行举止,通过所接演的影视剧、节目来加强、丰富自己的人设,从而吸引更多粉丝的喜爱。毕竟在粉丝经济大行其道的当下,一个成功的人设可以帮助艺人获得更多粉丝的喜爱,从而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及更大的商业价值。

人设操盘手们焦虑的2019

提起娱乐圈的人设营销,不得不提起杨天真。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杨天真显露头角的一个成功案例就是给范冰冰成功塑造了“范爷”的形象。除上文提到的张雨绮外,杨天真还打造出一批各具特色的人设:“养活全家的坚强少女”欧阳娜娜、“豆瓣女神”张辛苑、“街拍女王”小宋佳、“傻孢子”鹿晗、“行走的荷尔蒙”朱亚文等等。

“行走的荷尔蒙”朱亚文

除了给明星或艺人打造不同的人设,杨天真也借助一次次营销事件,其“营销鬼才”的人设标签也更加深入人心。

杨天真营销人设的成功,并不代表其公司旗下明星或艺人在作品上每一个都有所成就。反而,因自己家“爱豆”传出要签约杨天真公司壹心娱乐时,会有担心甚至不和谐的声音。比如2018年12月马思纯传出签约壹心娱乐时就遇到了类似问题。粉丝和网友的评论主要集中在两点:其一就是杨天真营销人设很成功,但在影视剧方面力量不足,理由则是小宋佳近些年作品反而没有其“街拍女王”响亮。另一点,则对马思纯签约不是很担心。虽然不多,但壹心娱乐旗下的明星或艺人也有好好拍戏的。

今天暂且不谈杨天真和壹心娱乐是人设做得好,还是在影视方面更能帮助其下明星或艺人发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杨天真赋予了旗下艺人大量的多面性。

商业资本让娱乐圈中“卖人设”成为了常态,可人设这把双刃剑,经营得好,必然是会帮助明星或艺人加深在公众心中的印象甚至好感度,从而得到更多的发展机会,然而一旦人设崩塌,所造成的后果也将是不可挽回的,在好感度变负的同时,还会在粉丝及公众心中留下个“欺骗”的印象,不仅形象及商业价值严重受损,想要再次洗白或复出,非但不是容易的事,即使复出后,影响力及名气也会大不如前。

那么,风险度如此之高的“卖人设”,在2019年还会继续被娱乐公司和经纪人当做圈粉的杀手锏吗?

就壹娱观察来看,由粉丝经济和商品经济融合的当下,短视频、直播等平台的迅猛发展,带出了一批素人KOL,使得圈内尚未进入大咖行列的明星或艺人处境更加艰难。这样的情势下,建立人设很大程度仍会被娱乐公司和经纪人当做杀手锏。但是,比起或从参演作品中衍生、或凭空捏造而建立的与明星或艺人本人相差甚远的人设相比,根据明星或艺人自身调性所打造人设,有可能成为这一年“卖人设”的新趋势。

未来,娱乐公司或经纪人有可能进一步放大明星或艺人性格中的亮点,在真实的基础之上,打造符合政策需求、市场发展及趋势的积极向上的“正面人设”。

此外,随着人设营销的升级,“单一人设”的方式可能会逐渐减少,随之出现的则是展现明星或艺人更多面貌、特点的“多重人设”,而这类人设虽然将明星和艺人个人形象塑造的更加丰满、立体,但难度相比较“单一人设”也将提升不少,这时,则会对“人设操盘手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明星的种种人设设定及经营可见,最有保障且能够长期维持的人设打法,除了树立符合自身性格或特征的人设之外,对于明星或者艺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自身的内外兼修,如演员最重要的是磨练演技,歌手则是锻炼唱功等,从涵养、技艺等各方面培养和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才是能够长期圈粉,增加自己商业价值最稳妥的方式。

当然,无论多么完美的人设,终究也只是外壳,没有一位明星或艺人能靠人设走得长远。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