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摘金奇缘》是一部优秀的新马奢华酒店宣传片

更新时间:2018-12-04 18:00:35 来源: 网络综合

几个月前就有好几位好友跟我力推《Crazy Rich Asians》,周末趁国内上映进影院解锁了,比想象的更爆米花,真是可怜了一帮没看过琼瑶的老美(好歹你们也有Nicholas Sparks啊),这么俗套的剧情IMDB都能打到7.2分真是不服不行,幸好豆瓣(刚及格分)分数倒挂纯属挽回些许公允。

不过,此片也绝非一无是处,杨紫琼的底气到底是大写的“谁与争锋”、Gemma演绎的Astrid每每出场都令我凝神屏息、还欢乐重逢了《小孩不笨》里那位狂飙Singlish的胖妈。

尽管片中充斥着西方人定向思维中的东方壕情,但还是出现了一些让我惊叹的造梦场景,比如教堂水稻婚礼那段。

此外,片中还出现了很多有趣的酒店场景,连卢燕奶奶的祖宅其实也借景于吉隆坡前安缦。这些酒店场景不仅出片惊艳,且选取也颇有深意,不妨随我的视角将此片当作一部制作精良的新马奢华酒店Vlog来看,或许会在这部爆米花片中掘取到额外惊喜和无穷内涵。

海德公园文华东方

影片开场设定在了1995的伦敦,杨紫琼饰演的杨爱莉女士携子跨进了Calthorpe酒店静候入住兰卡斯特套房,但因为亚洲脸和落汤鸡造型遭到了酒店前台的傲慢对待,别说Check-in了,连借用酒店电话的请求也遭剥夺。

▲片中Calthorpe酒店和伦敦海德公园文华东方外观仰视视角对比。

无奈之下,“杨爱莉”只能落魄地去酒店门外的电话亭向丈夫求助,当她再次返回酒店,酒店的主人穿着睡袍亲自下到大厅里,向傲慢员工官宣了老酒店已转手杨家的消息。

请注意,这间Calthorpe酒店完全照搬了伦敦海德公园文华东方的外形。而且将其外立面复制在了街道三面,只是增加了一个Calthorpe的牌匾而已。当然,这种复制并非空穴来潮。

▲亚洲血统的文华东方在1996年收购了沉寂已久的海德公园饭店,并耗费4年光阴将其修整一新,以提升MO在欧洲的影响力。这场翻修最终赢得了伦敦全城的认可。撒切尔夫人曾在此欢度80大寿,女王还亲自前来祝寿。这里还是威廉和凯特婚礼前Gala Dinner的主办地。

海德公园文华东方酒店的建筑确实有百年历史,而且确被以亚洲为基地的文华东方正式收走刚好是1996年,与影片中的时间点刚好衔接上。当然,影片也不是平白无故翻了MO的牌子,毕竟,杨紫琼是MO粉丝系列广告最早一批Fan广告主角之一。

MO Fan在片中为植入MO先前就有案例。前MO Fan凯文·史派西就把下木夫人和情人幽会地选在了华府文华东方。杨紫琼这回也依样画葫芦,虽然《摘金奇缘》里没指名道姓。

▲下木夫人和情人在华府MO幽会后,在每晚例行抽烟聊天时跟MO Fan史派西坦白-自己的情人住在文华,多敬业的植入!只可惜,史派西童鞋已被好莱坞和MO双双开除。

文华东方在西方世界应该超越了酒店品牌的范畴,完全是一种时髦旅居美学的符号。在《刺杀范思哲》中,杀手男主在追求建筑师时也用文华作为诱饵。毕竟,MO有着西方传统奢华酒店玩家都有的硬件,也有着他们缺失的神秘东方血统,足以作为独特品味的折射。

当然,《摘金奇缘》中第一间酒店早有“触电”经历,其在纪录片《A Very British Hotel》中表现了成为另一部《Inside Claridge's》的决心,但可惜用力过猛,我们看到的全是东施效颦,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索取两者视频链接自行鉴赏比较。

另外,《摘金奇缘》采用MO作为伦敦酒店原型是对位的,毕竟骑士桥一代是中东等地土豪的热捧地,MO更是亚洲人士的青睐之选。

▲我还真挺怀恋1996-2000年那场翻修赋予的妆容,深色木料、暖色织物,满是内敛和沉稳。与Joyce Wang赋予的时髦珠宝店般的新妆容截然不同。

尽管这间刚刚再度翻新的豪华酒店在前不久遭遇了大火侵扰,但好消息是,酒店重开在即,且其姐妹店也正在老钱的Mayfair地带雕琢中,这里暂且不展开了,之后会在系列栏目「酒店进化史」之伦敦篇中呈现。

男主在飞机上介绍万人迷姐姐Astrid时,镜头切到了正在上海随手向一对成本价120万美金耳环下手的小姐姐,其令人屏息的气场和装扮完全就是《摘金奇缘》原作小说的封面。

其实这组上海镜头的取景地并非上海,而是在大马首府吉隆坡的瑞吉。其深色系、向镀金年代华邸致敬的风格,刚好呼应了瑞吉“阿斯特四世在世界各地的家”的营造主旨,雍容的色调、幽深的进廊、惊人的调控,衬托Astrid的惊天气场和妆容刚刚好。

酒店中很多马球元素、酷似“克洛伊木马屠城”主道具的雕塑、客房里的航海行李箱式迷你吧(阿斯特四世逝于泰坦尼克号悲剧),都是很有深意的笔触。

说到瑞吉创始人阿斯特四世,你注意到片中高家那几条京巴的名字了吗?——洛克菲勒、阿斯特......都取自纽约昔日最显赫家族......

从男女主角一说在新加坡不住男主家而是要住酒店时,我就料定下榻地是莱佛士了。不用想为什么,和丽兹即巴黎同理,莱佛士即新加坡。新加坡找不出第二间酒店这般要底蕴有底蕴、要场面有场面、论细节又边边角角都动人。再者,这里和电影界的渊源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莱佛士建筑群是真正意义上的百年工程,其演变和扩张进程足以撑起半部新加坡史。

▲莱佛士早就见惯了国际巨星,艾娃·加德纳、伊丽莎白·泰勒、凯特·布兰切特、张曼玉、陈冲等昔日住客的相片早就挂满了酒店走廊墙壁。影视剧也没少接——《天堂之路》、《战争与回忆》等提及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南洋的影片都必在莱佛士签到。

另外,这里也是威廉凯特访新的住地,刚好暗合男主不输“王子”的头衔。甚至有人曾八卦地根据威廉凯特访新时间合乔治小王子出生时间推导,小王子可能就是在莱佛士里造的。而且进酒店别穿太随便,毕竟印度老门童的制服头巾全出自英国皇室御用Gieves & Hawkes。

女主角诉说死鱼事件的桥段是在莱佛士的某一层的楼梯间上拍就的,背景呈现出具有挑高惊人、自然光倾洒、处处垂悬着吊扇和枝型吊灯的中庭式大堂,偶尔有人影穿行于串联各楼层的木质楼梯。之所以氛围如此静雅,完全归功于酒店严格奉行只允许住店客进出主大堂的“门禁制度”。供游客签到的精品店和长吧都分流至外围路径。

影片显然是在莱佛士闭门翻修前拍摄的,男女主角下榻的房间充分展现了莱佛士的精髓——两倍于一般客房的层高、绵延的格子门窗、多进式的房间格局、房外的门廊外是仙境般的热带花园,这些元素无不为在闷热的新加坡营造凉爽静幽的旅居空间而设,殖民时期的记忆无不被小心守护和封存。

▲床头的乌木屏风显然是剧组为了出片而添置的,床头带有莱佛士孔雀屏Logo的卡片有点做作了,生怕观众不把房间当作莱佛士的房间。

▲注意房间右边的套房名牌——SARKIES SUITE。SARKIES是为了纪念当年缔造莱佛士和很多其他重磅亚洲酒店的SARKIES兄弟。这是酒店中仅次于Sir Stamford Raffles Suite的第二牛套房。

门廊是莱佛士酒店的标志性元素,恼人的降雨来临时,这里能感受花园的仙气却不淋一滴雨。这里能悠然地早餐、饮茶、吹吹晚间的凉风,还能有效降低里屋的温度。当然,也是男主和母上避免面对面谈心的好场所。

当然,门廊也成了Olivia Palermo和Johannes Huebl这样高颜登对的寰宇旅行Couple的Ins签到照摆拍点。

莱佛士自去年底启动了闭店翻修,主持翻修工程的是纽约卡莱尔、纽约华尔道夫、伦敦Dorchester、洛杉矶Bel-Air等传奇老店翻修工程的御用——Champalimaud事务所。翻修工程预计明年中完工,新装亮相的莱佛士将新添三款房型,房间数将由先前的103间扩充至115间、下午茶将移至全新的大堂酒廊供应、原本的阶梯式剧院将变身可容纳300位宾客的宴会厅。期待传奇回归!

女主及其闺蜜在“丛林”被两个印度守卫盘查了半天后,前方出现了占地惊人的杨家大宅。尽管被夜幕笼罩,但大宅的轮廓让我一眼认出,它曾经是一间安缦——CARCOSA SERI NEGARA。不远处的城市灯火并非新加坡,而是吉隆坡。

CARCOSA和SERI NEGARA是分别建于1901年和1904年的两座官邸,两楼在互为友邻近一个世纪后,于1989年被安缦接管,两座小楼的名字自此合二为一,成了CARCOSA SERI NEGARA。别墅成为安缦后的同年还迎来了一位贵宾——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片中落客点和小楼门脸比对。

▲小楼内的色调似乎根据剧组需求进行了调整。

这座高居吉隆坡山坡上的酒店只设有13间套房,纯白的维多利亚式门廊、精心修剪过的草坪、精雕细琢的柚木楼梯和穿插其间的莫卧儿王朝元素,无不诉说着建筑物往日的风华。

别墅90年代转入安缦之父Adrian Zecha创立的“潮牌线”GHM,但如今已转为独立酒店。但酒店上世纪初的生活场景依然纯正,这里依然是新人热衷的婚礼举行地、怀旧者喜爱在水晶吊灯下享用下午茶、在周末端坐门廊享用咖喱午餐。

免费购物、SPA护理和死鱼事件的苏门答腊岛场景的取景地实为兰卡威四季。依据是女主从Spa走出撞见Astrid时,背后很Lek Bunnag风格的墙体、亭阁和饱和度极高的彩墙(有点YSL花园的调调)。

酒店最初是沙特王子(他还拥有巴黎乔治五世四季和伦敦SAVOY等大批顶级酒店)送给太太的礼物,酒店园林出自鬼才设计师Bill Bensley,而刚刚主持酒店翻修的是Bensley的偶像兼哈佛时期的同窗——Lek Bunnag。Lek将摩洛哥风格掺入东南亚建筑的手法简直是神来之笔。

这种将东南亚木质小屋和摩尔风格殿宇融合的手法还出现在甲米的丽思卡尔顿隐世酒店Phulay Bay以及斯里兰卡的Cape Weligama。

Bill Bensley在酒店的园林上也有所建树,其中最美妙的笔触在于,将公共泳池的甲板平台分隔成一个个包厢,于是,让公共泳池也拥有了堪比私人泳池的私密之感。

很可惜,我不懂麻将,所以那场麻将戏看得云里雾里,此文写完我去学学认牌吧,顺便能把《色,戒》的麻将戏一块重温一遍。

打麻将的地方如今也是一间精品酒店,但不在新加坡,而在马来槟城的CHEONG FATT TZE,前身为中国商人张弼士的故居。是马来西亚现存最大的中国园林式建筑,在2000年还获得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物古迹保护奖卓越项目奖。

结尾的派对拍摄于狮城全新地标滨海湾酒店的屋顶泳池,这座长150米的无边泳池如同冲浪板一般架在三座大厦之上。

这座泳池的创作者是当今世界要价最高的酒店建筑师——Jean-Michel Gathy。关于滨海湾金沙的更多过人之处,将留在近期出炉的Jean-Michel Gathy人物特辑中呈现,敬请期待。

文章末尾还需要预告下,《摘金奇缘》的大热,让尝到甜头的华纳兄弟宣布将拍摄《摘金奇缘》续集,而续集的取景地目前已定在上海。想必,半岛、和平、华尔道夫、乃至深坑酒店都有望纳入取景候选名单。

Good night, Mrs. Hotel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