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 | 除了吴哥古迹,这里还有不输马代的水屋和大海

更新时间:2018-12-01 13:38:33 来源: 网络综合

今年份的柬埔寨可谓炙手可热,然而这一切当然不是因为大家熟知的吴哥。柬埔寨海岸线和海岛的美妙终于进入人们的视线,璞玉Song Saa的光泽熠熠,Six Senses,Alila等独家奢牌纷纷抢驻最佳位置,一时间让人们惊觉:柬埔寨才是东南亚的海滩秘境啊。

当年我们因为王家卫的《花样年华》和《古墓丽影》燃起对神秘吴哥的好奇,埋葬秘密的树洞,粗壮藤蔓盘踞在古窟之上,自然是无可替代的亮点。但现在你可以开启探访古迹+海滩度假的柬埔寨新旅行模式,同时体验这个国度新老酒店带来的两种截然不同的魅力。

因吴哥窟而闻名的暹粒,是高棉文化的核心,是柬埔寨之旅的必到之处。它与中国长城、埃及金字塔、印尼的婆罗浮屠并称东方四大奇迹。

吴哥是婆罗门教的圣殿,这对我们来说并不熟悉,可无论是谁,在这座占地超过40平方公里、隐匿于热带密林的毗湿奴之城里,都会不约而同地屏息轻语:原来东方文明可以辉煌到如此高度。就连法国博物学家Henry Mouhot也在他的柬埔寨手记中痴迷地写道:走出森森庙宇,重返人间,霎那间犹如从灿烂文明堕入蛮荒。满纸文字透露着对自己身处的19世纪的嫌弃和惭愧。

一般来说,人们至少要走完整座通王城和吴哥寺(吴哥窟本窟),对这座城市的最佳注解,引用蒋勋《吴哥之美》中的话,“当一切的表情一一成为过去,仿佛从污泥的池沼中升起一朵莲花,那微笑成为城市高处唯一的表情,包容爱恨,超越生死,通过漫长岁月,把笑容传递给后世。”

除去吴哥寺(Angkor Wat)和两部神作电影拍摄地塔布笼寺(Ta Prohm),巴戎寺(Bayon)作为“高棉微笑”的源头,也是常年不缺曝光率。

建造巴戎寺的国王阇耶跋摩七世,是高棉王国历史上的传奇君王。他因一生戎马厮杀,见多了流血死伤、家破人亡,真心希望自己的国民能够过上宁静和平的日子,于是举国上下改信大乘佛教。他当政的那个时期出现很多雕刻,以闭目冥神、恬淡寡欲的微笑为主要特征。

如果想思故人之所思,蒋勋推荐爬上巴肯山纵览一番全景。当年耶轮跋摩一世从旧都罗洛斯迁都吴哥,本质上是为了奠定他治国安邦的信仰基础。作为一座国家寺庙,巴肯山被赋予了印度教中宇宙中心——湿婆神所住的须弥山之意。

崩密列属于吴哥景区的外围景点,是一座破败、荒废的寺庙遗迹,其大部分建筑仍然困于古树林中不见天日。不过,想体验Henry Mouhot当年潜入密林深处突然发现神迹时,那种错愕、叹服,手脚发软,怀疑人生的心情,来这里就能get到。

虽说借助着神秘黑暗的氛围,这里是一个很适合拍照的地点,但相应地行动难度也更加大,雨季道路泥泞,不小心就会迷路。好在,这周围总徘徊着当地的可爱儿童,能够如鱼儿穿梭在水中一样,带你七拐八绕,再顺利冲破重围回到入口处。

柬埔寨旅行算不上苦,但对体力仍较有挑战性。所以我们去暹粒,每日行程结束后的落脚点一定要选好。

暹粒莱佛士酒店

像柬埔寨泳池面积最大、爬完巴戎寺巴肯山大圈小圈都走个遍下来还能做spa的酒店——暹粒吴哥莱佛士,必须在心中名列第一。

据传这块中庭泳池曾是“象厩”所在地,过去的富商巨贾都是骑着大象去探索吴哥遗迹的。

酒店的红瓦屋顶、鹅黄色的外墙,一排停靠在庭院旁的老爷车,已经向每一个造访的宾客宣告,欢迎来到法国佬垄断的旧世界,地球在此停止转动。

于1932年开业的莱佛士酒店,是暹粒最著名也最具传奇色彩的旧式酒店,接待过许多欧美名流,这其中当然包括一直向往东方的卓别林、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夫人杰奎琳。

多数人来到暹粒,来到吴哥,是为寻那份不知所踪的感受,模糊了时空边界的莱佛士酒店,完美地与吴哥历史的厚重感和停滞感融合在一起。

挑高的天花板,唯一能使这里的一切流动起来的是头顶的吊扇。乌金、银器点缀着暗沉色调的空间,内部装饰也是很明显的殖民风格,如果对东南亚的建筑风格很熟悉的话,也知道它们的设计者特别偏爱Art Deco。

还使用着这种黑色铁制镂空古董电梯的酒店,通常都能被称作传奇酒店,起码在年代感上就不容置喙,你要问起它的故事,那恐怕说个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要知道,就连Henry Mouhot流连于暹粒四处考察时,也都是以莱佛士为大本营的,现在酒店内还留有纪念他对吴哥发掘之功的Personality Suite(名家套房)。红木家具和四柱纱幔大床,以及小角落里的印度教神话雕刻,将人们按耐在心底的怀旧思绪激发出来。

酒店有吴哥餐厅、象吧和池畔露台吧等提供西式和高棉菜系,鸡尾酒和软饮料。这都还好,不过这间莱佛士有点厉害的是,它可以为宾客在吴哥寺庙群里挑一个,办私人酒席。

有趣的是,隔着一条戴高乐街,莱佛士的邻居就是Amansara。在暹粒,安缦的特色没法体现在地理位置上。

这间安缦是在旧时柬埔寨国宾馆的基础上改进而来的,就看在那辆60年代古董奔驰迎宾车的份儿上,也算旧式酒店。所有殖民时代的外交礼数、王室私邸风格等,Amansara都一并继承下来。

但是,安缦调性的后天设计,却仍然尤为夺目。解读安缦从来不需要浮夸的技巧。

客房附带的后院有一块平静如镜的私人泳池,无论从线条感、对明暗光线的借力,还是素雅的裸色墙体来看,即便是那只角落里的摆设盛具,都明明白白告诉你,这里就是世间最让人钟情的安缦。

有的客房没有泳池,而以阳光充足、空间巨大的后庭花园代替。但是这私属空间内只日光躺椅而已,没有多余的事物令人分心,许多客人喜欢在清晨走进花园做瑜伽或冥想。

客房是围绕着这片绿意盎然的草坪展开的,侍者在一扇扇门前奔波。

客房另一面是公共泳池。入夜时分的Amansara和白天对比,更加幽谧深邃,不可捉摸。

身处吴哥遗址,附近自然夜生活匮乏。不过安缦的屋顶酒吧为夜晚失眠的人准备了一个可以思索来路、吊古伤今的温暖小巢。

安缦的美学理念常常在水中映像和斑驳光影中得到解读,庞大的公共区域其实是最会藏小秘密的地方。

对于客人出行,安缦从来不敢怠慢。每个房间的客人都有权免费享受remork(动力三轮车),司机兼导游会对你全程负责到底。

如果想游览暹粒河(通常安缦会帮你安排这趟行程),酒店也有客人专属的私人游船,配备小点心,船夫、男女侍者伺候你一个人。河流本身不足为奇,但你很少能够躺着吃完河流上下游,待遇是你要体验的。

提起柬埔寨,没有人会第一时间想到碧蓝海水,但是在这个国家,也是可以拍海岛度假美照的你知道吗?西哈努克是仅次于暹粒的第二大旅游城市,当然这里直接排除首都金边了。

它是一个港口,这几年沿海的度假产业已经发展得非常不错,可以想见不久之后这颗新星将要迎来多少游客。

Song Saa Private Island

这个柬文意义上的私属情人岛,地处Koh Rong群岛,曾经与世隔绝不通消息,因为一对澳洲夫妻产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在ins上成为人们趋之若鹜的目的地。

距离西哈努克港还需要乘坐90分钟游艇航程的情人岛,向来是海岛。它由两座原始岛屿(夫岛:Koh Bong 妻岛:Koh Quen)组成,用人行木桥连结。远远地能看到夫岛上紧密繁茂的热带雨林。

不管能不能从这个角度看Song Saa,人们都说这个岛是最有马尔代夫气质的,客房的分布也是基本按套路来——水屋和沙屋各占岛的两侧。

Song Saa岛到底和马尔代夫不同,岛屿的地势并非平坦,而是有丘陵起伏,因此酒店也因地制宜,打造了一些具有开阔视野的山间丛林别墅。

Koh Rong群岛有不少渔民常年居住,朴实且符合雨林调性的岛民住宅成了这座度假村学习借鉴的对象。

设计师(即那位澳洲夫妇中的妻子)用浮木和废弃木料搭建了酒吧、地板、墙体、家具等,对岛屿环境不取一丝一毫。他们的举措在世界获得好评。

然而Song Saa的主要客群毕竟还是以情侣、夫妻为主,有着茅草斜尖屋顶的房间里,一顶纱幔华盖营造出亲密的情愫。屋内弥漫着淡淡的木香,老树根支撑起盥洗台,墙壁上一些异域风情的装裱以及窗棂和门框上的金色镂花,这一切都在说,也许它不是想讨小朋友欢喜。

英国王室的前御用主厨也在告别威廉夫妇后来到这里,虽说尝过他的手艺后不该再得了便宜卖乖,可是他肯定不只是来找工作的——如此避世仙境,想必比塞舌尔要棒多咯?

Song Saa的美食不仅出众,而且充分满足客人任性的就餐要求,如果家里有公主宝宝的,想要在海边、泳池边、丛林里、悬崖上吃私享晚餐,要有日出月升和潮起潮落相伴——那么,来这里啦,服务人员200%听你的。

Six Senses Krabey Island

年轻的六善品牌最擅长发掘海岛了,所以Krabey岛这间六善新秀今年亮相,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贴近大自然的地方,永远都有六善的身影,它仍然是人们熟悉的纯自然生态风格,几乎没有工业时代的痕迹。若鸟瞰这座30英亩的岛屿,你看不出它经过开发改造,也无法窥探丛林之中40座泳池别墅的奥秘。

岛上客房以单卧别墅和多卧别墅作为区分,房间风格很简单,海洋林木气息浓郁,但是没什么奇装异服。配有私人泳池,被郁郁葱葱的热带植物所覆盖着,养眼的同时又不会漏掉一米阳光。

在露台上小坐,海风厮磨、林间私语,星空和碧海充实着五官和意识,no news no shoes就是这么分分钟实现了。你站在露台边缘往周围望的时候,感受到被大自然温柔环抱的、毫无市井气息的安全与自由。

睡房和待客厅没有明显的分界,但是四面无遮挡视线的墙体,大面积对外敞开着,以至于相背朝向的两侧窗前,绿色交相掩映,宛若筑巢于枝叉间。

六善的spa馆以柬埔寨北部神圣的克巴尔斯潘河为灵感,提供特色的招牌温泉水疗菜单和柬埔寨治愈疗法,有对冥想、排毒、睡眠计划、桑拿、草药汗蒸、漩涡和日常瑜伽有需求的客人,均能获得自己想要的深度。

Alila Villas Koh Russey

今年下半年最受瞩目的新酒店,除了上海佘山的洲际深坑酒店外,也少不了立足私人岛屿的Alila。

位于Koh Russey岛上的Alila,今年11月刚刚开业,终于抢占了一次先机,不仅在冷门的柬埔寨海滨城市开张了它的第一家私人生态度假村,而且是这座岛上唯一的度假村酒店。

假如你见识过苏梅岛的美丽景象,那么这座岛的海水有多清澈,你完全可以凭借想象力就在脑海中勾勒出来。Koh Russey与苏梅岛共享同一片孔雀蓝色的泰国湾,曾经是皇室贵胄的私有领地。

操刀这座阿丽拉分号的建筑师是来自新加坡的Chioh-Hui Goh,他在沿袭Alila传统的同时,将柬埔寨人民日常所用的“水布”(格纹织物)图案运用到建筑的设计和手工艺之中。

很显然,客房的设计没有复刻其他酒店的风格,把融入传统当地民居视为己任。不过,阿丽拉换了另一个手段回避对自然生态可能带来的打扰——比如建筑密度降低,只占据林地15%,压根儿不碰植被。

建筑师这番苦心经营获得了澳洲的环保认证,且整个度假区设禁钓区、配备自动调节系统节能节电,还和环境植物学会合作特殊植被保护项目。业绩实在好看。

对这种敞亮的采光思维不得不服。大型落地窗的影子投射在地板上,每个开放式的客房,面积起步450平米,最大的能有2000平米,好像连光都装不满整间屋子。

泳池是酒店的最大看点了,对这种不规则形状的、层叠式无边泳池没有抵抗力。

蒋勋不仅在书里对柬埔寨的吴哥文明高度赞美,在他的讲座中也反复提到那尊闭目微笑的佛祖头像如何给他带去巨大的内心震撼。

通过这些观点,我们完全能够理解东西方文明的差异所在:想要吸引一个人,西方人会极尽撩拨之能事,动用全部五官;而东方文明想要施展魅力,无需目光触及,便可使人不由自主地靠近。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没有西方文明的介入,便不会有吴哥的公之于众;如果不是欧美旅行达人越来越大胆的探索,也许柬埔寨这个国家,要永远贴着“吴哥窟”的标签,而被世人忘记它美丽沿海地带的事实,它具有的丰富可能性,也将断绝于世人的stereotypes里面。

文中部分照片及引用内容源自网络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