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计划 | 落日风帆和最美海滩之外,菲律宾还有这些

更新时间:2019-01-23 12:00:42来源: 网络综合

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我暂时告别了零下10度的北京,来到了全年常夏的菲律宾。这个岛国被西太平洋环抱,属于典型的热带海洋气候,温度永远在宜人的23到35摄氏度之间。

作为受菲律宾旅游局邀请的媒体考察团,我们一行10人先是去了以生产最甜芒果著称的吉马拉斯岛,试图在旅游之外多一些对这个东南亚岛国风土民情的了解。接着探访了西班牙殖民者在该国的最后一个落脚点伊洛伊洛市,在古老的欧式建筑和天主教堂中追寻历史的痕迹。当然,我们还去了关岛半年后重新开放的长滩岛,看看这个有着亚洲最美海滩称号的岛屿是否名副其实。

飞机从北京抵达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后,我们来到了位于班乃岛西南部的吉马拉斯岛。相比最为人所知的长滩岛,这里也有漂亮的海滩、蔚蓝的海水,但是商业开发还没有特别成熟,正是窥探这个热带岛国更原始一面的好机会。

这是在岛上看到的一处人家,奶奶正带着孙子坐在芒果树下的吊床上,旁边有只小黑狗欢实地跑来跑去。芒果树高及屋顶,看起来至少有十几年的树龄了。高高的枝丫上挂满了用报纸包起来的果实,偶尔还能从报纸破损处瞥见一抹青色。芒果树结果后,这里的人们会用报纸将果实包起来,防止虫害,一直到它们瓜熟蒂落。

吉马拉斯岛上有全世界最好吃的芒果,以及芒果沙冰、芒果奶昔、杨枝甘露、芒果西米露、芒果披萨……流口水了。虽然菲律宾本身就是个芒果王国,但是相比该国其它地方出产的,吉马拉斯岛的芒果最甜最多汁,不接受反驳。

整个岛上种了5万多株芒果树。听导游介绍,为了保护本地芒果的优良基因,吉马拉斯岛禁止从岛外带任何芒果产品上岛。这里的芒果干也非常棒,果味浓郁、甜度适中,离开前特意买了好多包带走。

如果是5月去吉马拉斯岛,说不定还能赶上芒果美食节。听说那时候的芒果非常便宜,50比索就可以买到1公斤。不过要提醒大家,菲律宾国际机场是不能携带芒果离境的哦。

三轮摩托车是岛上的主要出行方式之一,当地人叫它“tutu”,有各种各样的颜色。由于大型交通工具稀少,岛上没有加油站,许多沿街店铺出售瓶装汽油。

如果是往来各个岛屿之间,当地人会选择“螃蟹船”。这是菲律宾沿海地区常见的一种船只,船体修长。为了在行驶中更平稳,船的两侧各有四根外伸出去的支架,看起来像螃蟹的脚,并因此而得名。当地人用它来运输和捕捞。这次我们也租了一艘来跳岛游。

坐在“螃蟹脚”上的船工小哥。图片来源:樊宁

菲律宾是个群岛国家,大大小小的岛屿有七千多个。有些岛屿质朴宁静、有些怪石嶙峋,一些有美丽的海滩,一些有奇特的洞穴。几步之外,大概风景便有所不同。这次跳岛游,我们去了“童话城堡”(Fairy Castle)、纳塔古海滩(Natago Beach) 、拉姆拉万海滩(Lamurawan Beach)和圣母岛(Ave Maria),并在纳塔古海滩上了岛。

由于岛屿并未开发成熟,游客少到你完全可以拥着怀里的妹子(或小鲜肉)大声说,“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片大海被你承包了”。拍照时也不用担心乌泱泱的人头来抢镜。但与此同时,能够进行的活动也很少,除了看一看风景,也只能(孤独地)游泳了。住在岛上的螃蟹可能在想,你们复杂的人类啊,人多了嫌喧哗,人少了嫌冷清,哪里像我们,一生只爱吃小虾。

不过去跳岛游的朋友一定要记得穿拖鞋和泳衣,上岛的时候有一段要涉水。如果再有沙滩鞋和防水包,就更齐全啦。

我们住宿在安达那度假酒店(Andana Resort),大约是岛上很好的酒店了。有海滩、泳池,靠海的高台上建有多个亭子,用来观景休憩。我们用晚餐的酒吧也坐落在靠海的台阶上,半开放式,菜肴精致可口,吹着海风、听着音乐,甚是惬意。

唯一的瑕疵是室内网络不好,为了不和现代世界失去联络,我在泳池边的躺椅上躺到了午夜,还目睹了一颗流星的坠落。

伊洛伊洛是班乃岛(Panay Island)上最大的城市,和长滩岛属于同一个岛屿,长滩岛位于北侧,伊洛伊洛位于南侧,是菲律宾西米沙鄢地区的经济中心与首府。

伊洛伊洛也是西班牙殖民者在菲律宾的最后一个落脚点,因此城区内处处可见殖民时期留下的欧式建筑,还有多座古老教堂。想要感受一下菲律宾的历史文化,这里是个好去处。

卡密那公馆建于1865年,当时中国还处在清朝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时期。整座宅邸共两层,维持的很好,听说第N代房屋主人还住在里面,目前以博物馆的方式开放给民众参观,二楼提供餐饮服务。我们在这里用了自助餐,屋顶的老式电扇缓缓转动,雕花窗户透出时光的印记,屋外的芭蕉叶投下一片翠绿。

摇一摇桌上的铜制小铃铛,便有服务员给你端上一杯用传统方法制作的热巧克力,让你感受一下上个世纪欧洲贵族的生活。敲黑板!他家的热巧非常好喝,香醇浓郁,小小一口,瞬间让人幸福到融化。

这座已有200多年历史的公馆,为菲律宾前副总统洛佩斯(Fernando Lopez)的妻子马里奎(Dona Mariquit)所有,是马里奎的父亲为她所建。里面所有的格局构造、家具摆设和生活用品,都以原貌保存了下来。墙壁上挂着许多珍贵的照片和油画。

我还在照片中发现了洛佩斯夫妇分别单独和蒋介石的合影。洛佩斯在1949年初次出任菲律宾副总统,直到1953年。1965年,他再次当选为副总统并在1969年连任。只是不知墙上这些照片拍于何年何月,当时蒋公是否已经辗转至台湾。

在亚洲地区,大多数国家都信奉佛教或伊斯兰教。而地处东南亚的菲律宾由于16世纪以来长期受西班牙的殖民统治,成为亚洲地区唯二以信奉天主教为主的国家,而这些宏伟庞大的建筑,也成为了解菲律宾历史的一个重要切口。

哈罗教堂主要供奉圣母玛利亚,为典型的罗马复兴式建筑风格。在教堂的入口处上方有一尊圣母玛利亚的塑像,是1982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访问该教堂时授予的。有意思的是,哈罗教堂的钟楼不像其它菲律宾的钟楼紧挨着教堂,而是横跨一条繁忙的街道,与教堂遥遥相望。

这是菲律宾最酷、也最普遍的一种交通工具,没有车门和玻璃车窗,乘客面对面排排坐,路线固定,随招随停,每趟20比索左右。

这种车原本是二战后美国大兵遗弃的吉普,菲律宾人把车斗加长,绘上五颜六色、别具一格的图案,开到街上载客,后来逐渐演变为主要交通工具,也成了菲律宾一个独特的视觉符号。当地人经常自豪地说,在菲律宾你绝对找不到两辆完全一样的吉普尼。

 

在菲律宾拥有的7000多个岛屿当中,长滩岛无疑是最有名的一个。无论是白沙滩、日落风帆,“世界最佳海岛”的称号,还是后来有关污染、海藻和垃圾的报道,都让它名声大增。

经过半年的整肃后,长滩岛于去年10月重新开始营业。我们去的时候,海水已经重新变得干净清澈,放眼望去是深深浅浅的蓝,沙子柔软细腻,每一脚踩下去都像一个温柔的吻。

长滩岛位于菲律宾中部,整座岛长不过7公里,却拥有一片长达4公里的白色沙滩。

清晨换上鲜艳的长裙,赤着双脚,和心爱的人牵手在沙滩上走一走,任海风掀起裙裾。不远处便是湛蓝的天、碧绿的海,和时而漂过的一两艘帆船,随手一拍都是画,即便没有会摄影的男朋友,你在假期朋友圈的摄影大赛中也不会输。

若是独自前往,也可在海边租个躺椅,喜欢深色皮肤的可以尽情享受这里的热烈阳光,不喜欢的也可在高高的椰子树下找到一片清凉,听一段音乐,读一本书,或者什么也不做,让习惯了快节奏的自己整个放空,任云朵飘过,海水涨落。

沿海滩边有许多两层的木结构小楼提供餐饮服务,二层多是半开放式设计。如果渴了、饿了,选一个拾阶而上,点上一杯当地超好喝的芒果奶昔,倚窗而坐,甜沁沁的冰爽直达心底。

如果看腻了海景,就可以开始放!肆!玩!啦!

顾名思义,香蕉船是一条长得像根大香蕉的充气船,颜色鲜艳。但若以为坐香蕉船就跟在公园划皮划艇一样悠闲平稳,那就大错特错了。香蕉船会由一艘大马力的快艇拉着,在海上飞驰,劈波斩浪,急速转弯时浪花扑面而来,兴奋的尖叫声能在海上传出三公里远。不过,想玩这个项目的妹子千万不要化眼妆,否则上船的时候还是个楚楚动人的萌妹子,下船的时候就变成国宝了。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

背上和快艇相连的降落伞,利用快艇快速前行的动力,将你缓缓带上空中。头顶的降落伞像朵巨大的五彩蘑菇云,脚下的大海则似个安静而迷人的姑娘,阳光洒在背上,微风拂过脸庞,空气中弥漫着夏日海的气息。这种悠悠扬扬,飘在海上的浪漫,大约若干年后我还会记得吧。

作为一个满心想去海上追风逐浪、体验速度与激情,又怕驾驭不了这个大家伙、最后艇翻落水的我(其实就是怂),在犹豫了三秒后,选择了坐在专业驾驶人员的后面。万万没想到!这些人开得快到飞起,各种急转弯在水中划出利落的弧线,让我在海上彻底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作风一样的女子。嗯,如果上天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鼓起勇气,对那个驾驶人员说:你揍开!我自己来!

长滩岛据说拥有全球最美的多彩落日,落日风帆也因此成了来这里必不可少的项目之一。你可以租一艘无动力帆船,乘着傍晚的自然风,朝漫天晚霞驶去。

我们选择的是游艇,艇上备了冰啤酒和自助晚餐。自助晚餐其实没有必要,因为船有些摇晃根本没法好好吃、而且海风吹着菜很快就冷了,但冰啤一定不能少。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虽然没有花生米,但是就着high翻天的音乐和绝美的落日,分分钟让你醉掉。

尽管在海滩上拍出的日落照片也很美,但是在海上,你便会觉得,那太阳似乎离你更近了,整个天空就像一张被泼洒了颜料的画布。日落的速度非常快,可能就那么几十秒。我们一群人,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操起各种设备,拍落日,拍落日和帆船,拍落日和自己,拍落日和各种可以一起拍的东西。

待太阳消失在大海深处后,大家就举起啤酒、随音乐舞动起来,矜持点的摇头晃脑,更随性的就是群魔乱舞。同行友人下船时问我,你在北京时是不是经常去夜店。我笑着白了这位朋友一眼,“这是在夸我乐感好吗?”

我想,大约是心底另一个不愿时时礼貌微笑、循规蹈矩活在保护壳内的自己,在那一刻,经不住音乐和美景诱惑,偷偷跑了出来。

如果再来长滩岛,我想我不会第二次体验这个名为“海底漫步”的项目了,因为根本无法漫步。这个活动是带上一个玻璃头盔,在专业潜水人员的帮助下,从一个海上平台沿扶梯下到5、6米深的海底。不需要背氧气瓶,也不必担心呼吸问题,做好耳压平衡后就可以待在水下。

问题是,待在水下并没有事情可做。不能自由行走,因为连着头盔的供氧管道长度有限,走远了也不安全。海底光线不好,能见度很低,即便能看清,也没有什么可看的,既没有美丽的珊瑚也没有成群的热带鱼。而且因为海底温度很低,只一小会儿就冷到我胃疼,同屋的妹子第二天就开始感冒发烧。缺少美丽的背景加持,还戴着厚重的头盔,拍出来留念的照片真的只能用来留念,所以这里就没图了。

这是在长滩岛上我们入住的酒店,也是整个菲律宾之行中感受最好的酒店。有自己的私人海滩,趴在上边看日落,很是不错。还有无边际泳池,从这里拍出去,如果不好看的话,可能需要找一下自己的原因。

我们入住时,房间内有欢迎的小糕点,味道可口。另外,酒店还有专门为不同年龄段孩子设置的儿童房,以及便于召开小型会议的工作室。经目测,别墅套房还带有自己的独立泳池。

酒店有接驳车,可以从码头直接接送,还有往返市中心的班车,需提前预约。

最后一定要称赞一下的,是开在长滩岛市中心附近的一家中国餐馆。当我在菲律宾“流浪”了一个星期,被各种地方特色菜投(折)喂(磨)得越来越苗条时,朋友介绍我去了一家名为“老北京”的中餐馆。

和长滩岛上的中式快餐店不同,“老北京”并未开在闹市区,而是挨着闹市区步行五分钟的距离。听说去店里用餐的很多是在当地生活工作的中国人。店内装修精致,老板是个漂亮的北京大妞,但做的菜并不仅有北京菜。

比如香辣蟹,蟹肉肥厚新鲜,外酥里嫩;比如蒜蓉粉丝蒸扇贝,一口一个,鲜美得不行。大约是菲律宾海产品丰富的原因。当然还有烤羊肉串和烤鸡胗,撒上点孜然和辣椒末,香味扑鼻,入口不膻。听说他们的羊肉和大料都是从内蒙古运过去的。餐厅位于东盛银行(East West Bank)隔壁,这是联系方式:13910662226(中国);+639176719990(菲律宾),不用谢。

无论如何,在菲律宾之行即将结束之际,这家“老北京”彻底抚慰了我的胃,还有心。

一个小tip:长滩岛为了处理海水污染的问题,重新铺排了整个岛上的下水道系统,但眼下道路的维修工作还没有完全结束。建议想去的朋友,等过两三个月再去,出行体验会更好。

图片来源:记者拍摄、网络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