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之后,安缦和瑰丽最焦灼的战役在这座当红小众城

更新时间:2019-01-14 12:01:01来源: 网络综合

抱歉最近接连跨年休假、短差、急活,没能勤快更新,在此向各位致歉。今天就补上我的跨年旅途的住店实录。

像泰国、新加坡这样的东南亚主流目的地确实去得很习以为常了,每回去都能飞得毫不费力、尽兴地逛吃、湿热但放松的天气、更重要的是有长到刷不完的酒店愿望清单。

而刚刚过去的跨年旅行,我选择了在目的地心愿清单上存了许久的东南亚小众目的地——琅勃拉邦——法殖背景、“东南亚最干净目的地之一”的评语、氛围静谧游客少,无不令我神往。

上上图 | 我在琅勃拉邦瑰丽入住的#2客舍;上图 | 我在Amantaka下榻的#22客舍

当然,更吸引我的莫过于这里驻扎有近年势不可挡的瑰丽和让我无穷上瘾的安缦。于是,我入住了这两间规模(瑰丽22间房、安缦24间)相似、段位不相上下、还都带有法殖神韵的酒店。两者究竟谁更胜一筹?较量如下:

先论位置,2018年2月全新揭幕的瑰丽并不在老城内,但风景得天独厚。而2009年9月由殖民时期建筑群改造而来的Amantaka在老城核心地带,安缦选址的便利性显然更甚一筹。

▲ 瑰丽由城外一座烂尾度假村改造而来,鬼才设计师Bill Bensley为这处致敬殖民时期的酒店增加了许多顽皮又童话的元素。园林设计师起家的他特地从泰国引进了许多奇珍异卉,增强酒店的戏剧张力。

▲安缦修复自老城内一组殖民时期建筑群,没有任何刻意为之的修饰,只凭白墙、赤瓦、绿窗框、开敞的空间和平整的草坪本色出场,极尽淡素之能事。

但就很袖珍的琅勃拉邦而言,20分钟车程足以去到城内外各处,且两家都备有嘟嘟车接载宾客。究竟哪家选址更优,还取决于宾客更看中地貌还是人文。

▲ 瑰丽的度假村地图&流经酒店的瀑布

瑰丽占据了一处山势高点,一条瀑布将酒店划分为两半,多数客舍沿河岸排布。6顶帐篷客舍和3顶水疗帐篷位居地势高处,俯瞰度假村主体。不过风景独好的帐篷客舍住起来并不省力,得靠双腿登高回房,但平添了几分探险感和野奢气。

▲ 瑰丽 | 紧贴瀑布的河畔泳池别墅和占据酒店制高点的山顶帐篷

▲ 瑰丽 | 浓缩了前厅和主餐厅的主楼,及比按摩池大一圈的主泳池。

与瑰丽借助地势差、瀑布和植物烘托酒店的立体感不同,身处平地的安缦全凭层层递进的建筑展现酒店的层次感。门廊、穿堂、幽径和讲求对称的建筑不仅成就了酒店由公区向客舍的递进,也契合了安缦一贯的营造规则。

▲ 安缦 | 交织的游廊和门廊担当了场景衔接、切换与递进的职责。

▲ 安缦 | 层层递进且讲求对称的建筑群,符合安缦对于仪式感和平和感的追崇。

▲ 安缦 | 酒店前院仅凭矮墙环绕,主楼和花园从街上一览无余。

▲ 安缦 | 与各种“加戏”的瑰丽相比,安缦痴迷做减法,去除一切出挑的色彩及耀眼的器物,将主角留给空间本身。

琅勃拉邦瑰丽和安缦的客房数分别为22和24间,尽管体量相似、也都以法国殖民风格为营造主题,但呈现方式和效果截然不同。

瑰丽除了8客房和套房集中在一座滨水楼翼(上图)外,其他一律以独立客舍形式呈现,或枕水而居、或隐藏密林、或傲居山巅。很恋旧也擅长讲故事的Bill Benlsey为22间客房钦定了22个命题,22间房大多以上世纪初对当地有特殊意义的人物定名并展开创作。

我入住的2号房是一间河畔别墅,以曾旅居东南亚的法国女画家Alix Ayme为灵感创作,室内出现了很多致敬其画风的画作,门廊里还放满了画笔和颜料,完美复刻了其生活和创作印迹。

不算宽敞的客房里摆满了Bill Bensley加持的定制家具——刻着Alix Ayme名字的柱床、镶嵌着仿古镜面的衣橱、堆满中式靠枕的红色日间榻。浴室内的“陈列”更为丰富——配有听筒花洒的贵妃浴缸、挂满法国画家肖像的厕所、满铺娘惹风格陶砖的地面......

可惜房间本身空间不算充盈、加之物件繁多且尺寸偏大、色彩浓重、行进其间总觉局促。但或许有些客人管这类塞得满满当当的房间叫充实、叫温情。

▲ 瑰丽向来对家居单品极尽龟毛,而且热衷把每个角落都填充得厚实满当。

▲ 全球各地瑰丽最招牌的客房配置莫过于迷你吧,媲美精品店橱窗的迷你吧里总备足了各种制茶、调酒的器具及相关书籍。

▲ 床头带有收音机功能的Tivoli蓝牙音箱很契合客房的复古主旨,可惜音量调到最大还没手机响,名副其实的床头音箱。

▲ 夜床的最大惊喜不是茶几上好吃的零食或压住账单的小象,而是被子里裹着当地布料的热水袋。

▲ 如果预算更高,可以选住自带泳池的河畔泳池别墅,或高居山巅的野奢帐篷。

安缦的客房类似联排别墅,刚好环绕内花园围成一圈。房间前门由门廊和草坪守护,后门衔接私人院落(多数院落嵌有泳池)。我订的是起步套房,尽管缺失了泳池,但近乎放纵的空间应用极尽治愈功效。湖绿色门窗框、守护门窗的百叶板、笼着纱帐的四柱床、藤织的日间榻,清爽光白的四壁,无不让痴迷殖民风格的我毫无抵抗力。和浓墨重彩的瑰丽相比,安缦用清新寡淡的笔调表达对往昔的追忆,很平和,也很深刻。

▲ Amantaka少有的几处独立别墅之一。

▲ 我入住的21号客房尽管是“乞丐房”,但惊人的挑高、栽有芒果树的后院、足以用来走红毯的长廊式浴室让人叹为观止。

▲ 客房前门外直面花园的门廊是早间早餐、午后阅读、晚间小酌的美妙处所。

▲ 客房有一截伸入花园的狭长部分,完全是浴室的领地,其尽头是水疗浴缸的所在。能边泡澡边享用私家花园的静谧。

两家的客房营造路数截然不同,瑰丽浓墨重彩,凸显戏剧张力和自然场景,安缦寡淡平和,不施粉黛,烘托空间和古雅之美。谁更过人其实更取决于看官的心意。我个人更偏好安缦的空间感和对往昔岁月的尊崇,但瑰丽的小心思和床品品质显然更胜一筹。

瑰丽的餐饮主要集中在主楼Great House里,与其说是一栋小楼,不如说是一座巨大的亭子,没有一扇窗户,精心造型过的植物和噼啪作响的壁炉将其装点得精致又温馨。晚间用餐时确实很凉,服务生会贴心地往桌下摆上一盆炭火供客人取暖。

在瑰丽用到的最难忘的一餐莫过于头一晚尝试的老挝火锅,毕竟我们都是火锅爱好者。

老挝火锅的确和我朝讲求底料的火锅不同,他们追崇的是二合一,即上半部分类似烤肉,下半部分是汤锅,你可以先尽兴地烤肉,过足肉瘾了再往汤里涮鱼和蔬菜。后来有在街上看到老挝人民也都在吃同种火锅,可见各间瑰丽通过食物传达Sense of Place精神是精准到位的。

如果你饭量不小,早餐就别选择特色米粉了,量是我见过最小的而且寡淡无味。次日我试着点英式,盘子漂漂亮亮上了一堆,但是蘑菇香肠培根一律没有,只有精心切摆的水果、一碟炒蛋和一小筐烘焙,赶着出门活动也省略了询问老挝人认知的英早如何如何了。另外可能跨年时段员工太忙,餐厅常常遇到找不到员工的状况,不过有几位员工相当给力的。还有他家的竹笋菌汤非常好喝,佳作特此推荐。

我另外有在瑰丽尝试跟师傅学做老挝菜,由此领会老挝菜还是很讲究刀工的。

▲ 左图两道菜是我做的,一道是把鸡肉和剁得粉碎再下锅翻炒;另一道像包馄饨,只是把馄饨皮改成了花瓣,再裹进叶子里蒸。

另外,瑰丽还在凌驾水上的木桥里开了一座大象酒吧(上图),拥有出众的水景色、创意的酒饮和Bill Bensley亲自挑选的大批木雕象。

安缦的餐饮据点主要在主楼、门廊和池畔,每天下午还会在图书馆里摆满自助茶点供住客免费取用,很多用芒果和椰子为底料的甜品都好吃到爆且分量感人。

早餐设半自助台,可依据自己偏好自由取食品类丰富的果饮、乳制品和谷物,毕竟点菜费劲儿描述哪种水果不吃,哪种果品多来一些真还不如亲自上阵。

老挝菜的关键词是——永远缺肉、牛肉总是布法罗。本对老挝美食不抱希望的我,被安缦的一顿早饭找回了信心。老挝式蛋卷够辣够劲儿、粥品好吃到哭。

瑰丽和安缦在琅勃拉邦都配有湖绿色的定制嘟嘟车和安着Day Bed的豪华游船。一直听说安缦有当地最高级的游船,而我特地解锁了瑰丽的游船,照样Day Bed巨大、酒品和餐点丰富、服务殷勤。在水中央望着岸上的灯火和渐渐暗沉的天色,景致极尽动人。

▲ 瑰丽的木质游船,配有两张宽大的日间榻和用餐席。

瑰丽隐藏丛林深处的SPA也值得一试,三座护理室是3顶沿瀑布分布的野奢帐篷,底部嵌有玻璃窗供宾客在享用护理时观赏溪水潺潺流过。更更突出的点在于,护理所用的疗材都是理疗师当日从有机花园里现摘后扎成纱包再加热,护理过程就是肌肤和当地植物亲密接触的旅程,让Sense of Place的瑰丽宗旨更呼之欲出,且收费公道。

▲ 没住到山顶帐篷的我在SPA帐篷里过足了野奢瘾。

Amantaka的水疗定价较高,没舍得下手,加之SPA馆的大姐除了推销新上市的安缦护肤系列就是臭脸,一大败笔。但要大赞一下安缦可以免费包场使用的水疗配套——高耸尖顶下的汤池和蒸汽浴室太美妙了,在amantaka的官方视频中强势担当开场。

很多次安缦之旅都伴随着早起的活动,JIWO有婆罗浮屠日出、法云有寺院早课、TAKA有清晨布施,完了回房睡个回笼觉非常满足。TAKA还有漂亮的湖绿色单车,而且亲子款、孩童款一应俱全,骑着去街市和河畔逛游是很享受的体验,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琅勃拉邦逛遍。

至于织布和探访瀑布活动,两家提供的体验大同小异,并无过分特别之处,在此不加以赘述。

下回去宁静怡人的当红亚洲目的地琅勃拉邦,你打算翻瑰丽还是安缦的牌子?抑或因为酒店而解锁琅勃拉邦?我把两家的钥匙放在上面了,看你想抓哪一把。

当然,琅勃拉邦的选择还不止瑰丽和安缦:

同行小伙伴尝试了由SLH(Small Luxury Hotels)奉上的成员酒店The Luang Say Residence(上下图,感谢Jing提供照片),大夸这间精品酒店味正且房价公道。

我也走访了距Amantaka仅几步之遥的Avani+(原AZERAI,Adrian Zecha创立),慵懒的躺椅、深夜蓝瓷砖筑底的泳池、简配的茶座和前厅,无不展现了AZ当时力图缔造亲民版安缦的决心。

而另一位先我一步探访琅勃拉邦的好友还对Belmond La Residence Phou Vao青睐有加。之前试过5间Belmond的我也深信B家的出品之稳妥、底气之老道。

各位的圣诞和跨年假期有否难忘的酒店?各位有否对琅勃拉邦这一当红目的地有所见解,欢迎分享。

撰文 | 樊森 (笔名)

本文首发于璞缇客,上文已作微调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