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计划 | 传统与现代融合,遇见卡塔尔的 10 处建筑之美

更新时间:2019-01-02 18:08:03来源: 网络综合

2010年12月2日国际足联宣布卡塔尔成为2022年世界杯举办国,一时间卡塔尔成为许多人的梦想与憧憬之地。托赖卡塔尔对中国的免签待遇,这个冬天,我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世界杯之前去卡塔尔首都多哈转一圈。

窝在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卡航精致舒适的经济舱内翻看着卡塔尔的历史与风貌,似乎10个小时行程也不是那么难熬。原来,卡塔尔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其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数千年前,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贝都因人穿越沙漠而至。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始于13世纪穆斯林学者雅谷特·阿尔·哈马雅的《地理词典》。1846年,阿勒萨尼家族的祖先萨尼·本·穆罕默德建立卡塔尔酋长国,1971年,卡塔尔正式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终于,迎着波斯湾的第一缕晨曦,我们抵达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遥看晨曦中,波斯湾碧波环绕着的神秘之地,极大地缓解了红眼航班的辛苦。

作为一名建筑爱好者,一路行来,卡塔尔于我印象最深的是丰富多彩且独特风格的诸多建筑,将阿拉伯传统文化与现代建筑设计完美融合。当然,这些建筑也构筑了多哈独特的城市风景线。行程匆匆,虽应接不暇,但也琳琅满目。其中,尤以这10处建筑为最。

Souq Waqif最早可上溯至150多年前,由游牧民族贝都因人穿越沙漠来到波斯湾牧渔、采珠发展而来,是卡塔尔最初的模样。Souq Waqif主体建筑完全是阿拉伯风格,用巨石砌成,墙体表面是粗糙的石灰涂层。集市内遍布各色阿拉伯风情小店1500多家,犹如迷宫。漫步其中,能感受到原汁原味的阿拉伯风情,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一千零一夜”的美妙时光。当地人也称Souq Waqif区域为“老多哈”。

Parisa Persian Cuisine Restaurant伊朗餐厅是Souq Waqif中的网红餐厅,其主体以彩色玻璃装饰,仿佛置身水晶宫殿中,真正富丽堂皇、令人惊艳无比。其中,餐厅专门设有埃米尔包房(下图),只对卡塔尔王室开放。

Sheraton Doha由著名的威廉·L·佩雷拉联合公司设计。该设计的创新之处在于先完成建筑体的钢架结构,然后再把预制好的混凝土单元安装至核心筒上。威廉·佩雷拉设计了不少美国最富标志性的未来主义风格的建筑,以不事装饰的功能主义成为美国各机构和城市的象征。倒金字塔式Geisel图书馆(Geisel Library)和泛美金字塔(Transamerica Pyramid)成为他最出名的两个地标建筑,而后者或许是旧金山最有辨识度的建筑。著名的华裔建筑师黄振捷曾任职该公司主席。

Sheraton Doha于1982年开业,由卡塔尔政府资助完成,坐落于西湾区(当时被称为“多哈新区”),后来成为多哈最著名的区域之一。Sheraton Doha是卡塔尔最受欢迎的地标之一,被誉为“阿拉伯湾的金字塔”,是多哈首个现代化地标,标志着卡塔尔快速增长的开始。酒店经过9个月的修缮,于2016年焕然一新对外开放。另外,Sheraton Doha先入为主,拥有多哈湾最棒的湾区作为酒店自有的海滩。

The Aspire Tower专为存放2006年亚运会圣火而建,其形酷似一个手持的火炬,由哈迪·希曼(Hadi Simaan)设计。该建筑设计主要以圆柱形混凝土芯作为主要支撑,其余钢骨结构由混凝土芯延展出来,外墙由钢网包覆和节能玻璃作为表面,并以LED灯点缀整个塔体。塔高300米,是卡塔尔最高建筑物。

其位于阿斯拜尔地区,是一处集体育、娱乐和购物的多功能综合建筑,其中包括五星级酒店多哈火炬酒店(The Torch Doha),该酒店19楼设有一座无边泳池,可远眺城市天际线;从酒店21楼的火炬茶室(Torch Tea Garden)可俯瞰阿斯拜尔公园;而47楼的360度全景旋转餐厅和观景台,则可以欣赏到城市的全景。

著名的MIA(Museum of Islamic Art)最初的设想来自于哈马德国王和Sheikha al Mayassa公主,意在重塑人们对穆斯林世界曾经作为全球开放宽容的科技文化中心的回忆。那时,年逾80岁高龄的著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受邀操刀MIA这个项目。贝聿铭力图将传统的价值观融入现代的文化中,正如他所说的,捕捉住“伊斯兰建筑的精髓”。贝聿铭从埃及开罗的伊本·图伦清真寺寻找到灵感。从而缔造了这个捕捉住“伊斯兰建筑精髓”的独特现代化设计之作。

MIA于2006年开建、2008年落成,工程耗资3亿美元,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以伊斯兰艺术为主题的博物馆。落成当时已届91岁高龄的贝聿铭指出,MIA是他最后一个大型文化建筑。

MIA位于多哈传统帆船港口附近的一座填海而成的人工岛上,简洁的白色石灰石外墙以几何形体方式堆叠而成,三面环水,在阳光与海面的折射下,蓝天、碧海、光影完美融合。而在其北侧,玻璃幕墙则呈现了多哈湾和西湾区天际线的全景。

步入其中,观众首先会被几何形的穹顶吸引,随着目光缓缓而上,圆形吊灯和圆形楼梯则为原本生硬的线条平添了几分柔和。MIA收藏了14个世纪的伊斯兰艺术,展览空间由与贝聿铭一同合作设计卢浮宫的Wilmotte & Associates公司设计。

如果你对贝聿铭大师的现代主义建筑痴迷,如果你对浩渺的14个世纪的伊斯兰艺术着迷,MIA是你至卡塔尔不可不到的所在,而且应当多花点时间细细品味。

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由日本建筑师矶崎新(Arata Isozaki)设计,并由国际设计机构RHWL architects实现,被举世公认为最环保的建筑,获得美国绿色建筑学会的金奖。

该建筑耗资7.2亿美元,于2011年竣工,以当地席德拉树为原型的钢结构支撑起外挑的大屋顶,包括一对巨大的钢柱,在巨大的矩形玻璃立面前形成两棵树的错视感。建筑的设计采用了伊斯兰神圣树——极界树(Sidrat al-Muntaha)的概念,象征着七层天堂中最高的境界。《古兰经》描述:天堂有七层,最高层的天堂即称作“天堂”,是先知、殉教者与最诚实的虔敬者的归宿。

会议中心巨大的挠曲钢结构跨度超过250米,拥有10个演出场地、一个4000个座位的多功能会议大堂、一个2300个座位的剧院、52个小会议室、几个三层台地听众席、四万平方米的展览空间分布在9个大堂中。屋顶上设置有太阳能板,活动感应装置与节能LED灯结合在一起,并且设置了分区空调系统,这些措施极大降低了这座庞然大物的能源消耗。

作为多哈西湾区的又一标志性建筑,多哈塔由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塔高232米,共有46层,造价1.25亿美元,于2012年竣工。同年,获得CTBUH 摩天大楼奖(Skyscraper Award)。

多哈塔最引人注目的设计是把核心筒偏离塔楼的中心布置,为平面的排布留下更多的内部空间和自由度。此外,塔楼不锈钢表面的图案灵感源于传统的阿拉伯窗花(Mashrabiya),用于遮挡阳光或者将空间分隔开来,使用单一不同尺度的几何图案,沿立面以不同密度覆盖,可以应对不同的光照条件。

卡塔尔伊斯兰研究学院(QFIS)由卡塔尔基金会(Qatar Foundation)发起并支持,由Mangera Yvars Architects担纲设计并于2015年竣工。

QFIS位于卡塔尔教育城,包含教学楼和清真寺两个部分。学院罕见地采用了男女同校的模式,旨在通过提供世界级的先进的完全平等的教学环境,使其成为首屈一指的当代伊斯兰教育机构,消除伊斯兰教育的消极形象。

QFIS完美体现了对伊斯兰文明的引用。清真寺被五个“伊斯兰柱”托起,柱体表面镌刻《古兰经》关于朝圣、斋戒、善念、祷告和信仰的箴言。

在伊斯兰宗教建筑中,建筑越高离真主越近,两座90米高的宣礼塔指向天空,象征着“知识与光明”。

在QFIS的入口广场和内部空间均有涓涓细水长流,水元素的使用源于《古兰经》描绘的天堂河。

南向的清真寺穹顶透过双层立面系统洒落点点星光,宛如置身天堂,身心立刻清静自然。

卡塔拉文化村位于多哈海滨,占地99公顷,荟萃卡塔尔传统建筑,是卡塔尔引以为豪的文化遗产。

有资料称,卡塔拉Katara可能是卡塔尔Qatar的词源。以传统建筑风格打造的卡塔拉文化村将文化与娱乐融为一体,富有浓郁的阿拉伯传统元素。由前埃米尔哈马德在位时投资建造,旨在最大程度地保存卡塔尔与阿拉伯传统文化,使东西方、传统与现代在这里碰撞、融合。

文化村集歌剧院、音乐厅、博物馆、画廊、古罗马式露天环形剧场、影院、艺术学校、文化创意市场于一体。卡塔尔国家艺术协会、国家摄影家协会、儿童文化协会、阿拉伯剧院联盟与卡塔尔音乐学院、卡塔尔爱乐乐团也驻跸于此。卡塔尔的多项重大文化艺术活动亦会在此举办。

卡塔拉清真寺(Katara Masjid,当地也称之为“蓝色清真寺”)是卡塔尔乃至中东地区最美丽的清真寺之一。由全球知名的土耳其清真寺设计师Zainab Fadil Oglu设计。卡塔拉清真寺的装饰由伊斯坦布尔Dolma Palace的修复专家团队完成。清真寺的外墙饰有绿松石和紫色马赛克。

仿若圣殿的卡塔尔国家图书馆(QNL)由著名的荷兰OMA大都会建筑事务所设计,是继著名的代表作西雅图中央图书馆和法国国家图书馆后,OMA的第三座图书馆建筑,出自崇尚“实验精神”的OMA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之手,于2018年4月初完工开幕。

这座菱形的图书馆是一个开放式的结构,为人们和100多万册书籍提供舒适的空间。建筑物的边缘由底层抬升而起并延伸所至,为图书馆设计了三个通道,可延伸至138米长的图书馆中的每个角落所在。望眼可见的300个书架皆由大理石制成,除承载书籍之外,也是该建筑的基础构造,兼具通风、照明和书本归还系统等功能。正因如此,繁杂的通风管线与照明灯具完全消失不见,构建了极为纯粹理性却又富有神性的知识空间,仿若一座圣殿。这也是雷姆·库哈斯“实验精神”的完美体现。

QNL占地4.2万平方米,同时兼作国家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之用。进入QNL,读者可立即看到整个图书馆向前延伸,给人以知识海洋与殿堂的既视感。一座120米的长桥横空出世,象征着连结卡塔尔的传统、现在和未来。当来到长桥的最高点,读者就可以俯瞰到一个下沉式特别像考古遗址的特色建筑——遗产藏书馆,里面有3-4米高的架子上摆满了历史文献和珍本藏书。

QNL作为卡塔尔“Education City”项目的重要组成,坐落于卡塔尔教育城内。项目发起者、卡塔尔基金会(Qatar Foundation)主席谢赫·莫扎·宾特·纳赛尔(Sheikha Moza bint Nasser)表示,通过该项目促进卡塔尔向知识密集型经济转型。项目的总体规划由日本建筑师矶崎新(Arata Isozaki)于1995年设计并从2003年开始实施,该规划区由教育和科研机构组成,包含了国际上享有盛誉的众多知名大学的顶尖学科分部,以及卡塔尔基金会的总部。卡塔尔基金会总部大楼亦由OMA大都会建筑事务所设计并于2016年完工,Sheikha Moza即在此处办公。

另外,在卡塔尔,同样由OMA大都会建筑事务所设计的第三处建筑是卡塔尔策略学习中心(RAND Qatar Policy Institute)。

全新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是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为卡塔尔操刀的第二个建筑作品,预期2019年竣工。

设计灵感源于精致的沙漠玫瑰,并寻求阿拉伯传统文化与现代建筑设计完美融合,旨在“在赞美卡塔尔的历史遗产的同时还祝福了它的未来”。其设计特征是一组组圆盘无缝连接,拔地而起,环绕在卡塔尔前埃米尔阿卜杜拉•本•贾西姆•阿勒萨尼(Abdullah bin Jassim Al Thani)最初的宫殿附近。旧宫是多哈最著名的地标建筑之一,也是卡塔尔历史的纪念碑。

根据让·努维尔(Jean Nouvel)的介绍,新馆由钢、玻璃和纤维混凝土建造,仿若置身沙漠和大海中感受阿拉伯传统文化,它能让人想起“沙漠玫瑰的叶片状花瓣”。

新馆占地面积为2.1万平方米,包括了永久性和临时性的展厅、一个可容纳220个座位的礼堂、一个有70个座位的会议大厅、一个文物研究中心、保护实验室、精品店和办公室;另外还有餐饮设施,包括两家咖啡馆、一家餐厅和一家精品屋。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举办犹如一滴催化剂,促使这个中东小国飞速发展。据悉,卡塔尔国家旅游发展管理署(QTA)已升级为卡塔尔国家旅游委员会(QNTC),此举有助于发展稳固的旅游基础设施和提供卓越的游客体验。而旅游业对卡塔尔GDP的直接和间接贡献已达到6.7%。

世人皆言卡塔尔“只豪不土”,我却对其对文化、艺术和教育的重视而叹为观止。

图片来源:卡塔尔国家旅游委员会(QNTC),Kim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