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董事长梁华:未来将沿继有战略前行,不因外界变化而做根本性改变

更新时间:2018-12-26 12:00:53来源: 网络综合

华为的2018年并不平静。

风波主要来自大洋彼岸。1月初,在CES展会期间,华为本来已经与美国电信运营商AT&T达成合作,让华为手机通过运营商渠道在美国市场销售。但在消息宣布前的最后一刻,AT&T取消了这次合作。这意味着华为的手机产品将继续被美国市场拒之门外。

到了岁末,平地再起波澜。12月1日,华为公司CFO、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加拿大政府代表美国政府,以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法一事扣留。这一事件最终引发了巨大争议。最终,在12月11日的听证会上,法院才批准了孟晚舟的保释申请,事件暂告一段落。

随之而来的,还有海外各国对于华为旗下5G业务不明朗的态度。下半年以来,除了美国之外,包括英国、新西兰、日本等国家,都提出了将华为核心网设备排除出5G建设合作伙伴的表态。多个国家给出的理由都是相似的:出于网络安全考虑。

对此,华为的应对措施是,对外正式公布了它们在5G合作建设上的进展:公司正在积极参与全球各国各运营商的5G建设,在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家的业务发展正常;截至目前,华为已经获得25个5G商用合同,并与全球50多个商业伙伴签署合作协议,华为的5G设备也已经开始在全球发货。

另外,在12月18日,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主持的一场全球媒体沟通会上,也针对华为5G设备的安全问题进一步表示:华为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网络安全记录,过去30年里没有发生过严重的网络事故、没有网络安全隐患;网络安全是全球、全行业问题,需要大家共同面对。

然而在阴霾之中,华为也正悄然站在一个全新的高度上。

在上述媒体沟通会上,胡厚崑也对外公布了华为2018年的业务发展状况:华为今年的总收入将超过1000亿美元,这也是华为的销售收入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2017年全年,华为的销售收入为6036亿元,约合960亿美元。

此前,于2018年1月的市场大会颁奖典礼上,华为曾经宣布,2018年的销售目标为1022亿美元。换言之,华为已经基本完成了此前制定的2018年销售收入目标。

“华为的各个业务都取得了非常令人满意的增长。”胡厚崑认为,销售收入在2018年突破1000亿美元,是华为历史上的重大里程碑。

除了5G所归属的运营商业务之外,华为在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上都在继续前进。消费者业务方面,华为在12月25日当天正式宣布,2018年的手机全球出货量突破2亿台,在过去8年之间增长了66倍;企业服务方面,2018年全年,世界500强企业中,共有超过200家选择了华为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合作伙伴。

在前沿技术方面,华为也在今年的全联接大会上提出了“达芬奇项目”,其中就包含了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

这一方案最终涵盖了从芯片、底层架构,再到技术框架在内的多个层次。按照华为方面的介绍,这是集成自身的技术能力,并将之应用到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个业务延伸过程;也是将现有技术适应各种场景下人工智能需求的客观要求。

风浪和机遇,交错组成了华为的2018年。能够预见的是,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随着5G等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和普及,华为还将面临更多的挑战,同时也将迎来更多的契机。

因此,对于在2018年3月接任华为董事长一职的梁华来说,他肩上的担子也将更加沉重。

1995年加入华为的梁华,历任公司供应链总裁、公司CFO、全球技术服务部总裁等职务。相比于公司的其他高管,梁华并没有那么为外界所熟识;在华为内部,他也往往给人以低调务实的印象——很多时候,公司许多员工对他的称呼是“梁博”,而不是“梁总”。

正是这样一位偏向技术型的高层领导,如今需要在新形势下调动华为这艘巨轮安稳地穿过风浪,在巩固自身优势基础的同时,继续向前发展。

12月25日,在位于深圳坂田的华为总部,梁华在接任华为董事长一职之后,首次公开面对国内媒体。在一场圆桌沟通会上,梁华对外讲述了华为之后的业务发展方向,以及在5G业务、供应链保障、网络安全等方面的发展及布局状况。

不受外部环境影响

国际环境是目前华为开展下一步业务所面对的最大变量。

梁华此前也担任过华为的CFO一职,他和公司现任CFO孟晚舟有着20多年的合作经验。此前有传言称,在孟晚舟逗留加拿大期间,梁华将“重操旧业”,暂代公司CFO一职。在这次见面会上,梁华也对此进行了公开回应。

“业务运作一切正常,大家都在聚焦工作,踏踏实实在本职岗位上做好本职工作。”梁华强调,华为会沿着既定业务策略和发展战略继续前行,持续加大自身优势领域投入,不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复杂,就放弃公司一直以来的愿景以及追求。

实际上,针对全球局势的复杂性,此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已经给出了应对的相关思路。

在一次内部讲话,任正非提到了中西方价值观冲突的问题,他表示:“要解决在西方遇到的问题,首先要充分认识西方的价值观,站在他们的立场去理解他们。”

作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华为自然也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中西方价值观冲突的情况。

针对这个问题,梁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华为在30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在超过17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确实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习俗、价值观甚至法规,为了解决好不同地域出现的问题,华为秉持的一个原则就是“在当地为当地”。

“我们在当地运营,就要用当地的方式,做到开放透明,同时还能够为当地的发展扎实地做出贡献,尽到应尽的社会责任。”梁华向界面新闻记者举例称,在一些地区,除了业务开展之外,华为还在当地开展了“种子计划”,帮助培育ICT领域的后备人才。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尊重当地国的法律法规、遵从联合国相关规定。

复杂的国际环境下,华为除了要确保自身的发展方向之外,还需要关注的一点是解决供应商的忧虑。

经过30年的发展,华为已经形成了一套庞大的供应链体系,当中也不乏体量巨大的上市公司。孟晚舟事件发生之后,许多华为供应商的股价都出现了波动,如何保证供应商的合作信心,是华为不得不考虑的。

此前,在12月6日,华为已经发出了一封面向供应商的公开信,称在全球化技术合作和产业发展的浪潮下,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是荣辱与共的。

在这次媒体会上,梁华进一步阐述了华为将如何在往后进一步加强供应商的信心。

他介绍称,在多年发展中,华为已与供应商建起了供应连续性的管理机制,比如在自然灾害中与供应商做到及时沟通,紧急处理;同时,华为和供应商的关系是利益共享,荣辱与共的。

此外,华为已经建立起了一套面对供应商的完备管理体制,来保障双方之间及时、良好的沟通。“华为在整个业务发展过程中,自身有信心,也给供应商信心。”在梁华看来,在应对复杂环境和突发事件时,华为的响应机制是确保合作伙伴信心的重要基础。

5G:挑战与机遇并存

对于华为来说,5G业务既意味着挑战,也意味着机遇。。

挑战在于,5G业务有望在未来成为华为新的营收来源。2017年华为的财务报告显示,其运营商业务的销售收入为297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幅度仅为2.5%。

这与5G技术的推进节奏有直接关系,全球各地的科技企业都在等待5G的正式商用,在此之前,原有的通信业务将会在发展上有所放缓,无疑将会影响华为等电信企业在运营商业务方面的表现。

而当5G技术开始大规模发展之时,华为就有可能会迎来新的增长春天。当然,这取决于它们能否在全球范围内将自己的技术推广出去。

目前,华为5G业务在全球范围内的推行并非一帆风顺。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国家,已经表达了对华为5G技术不信任的态度。这给华为5G业务在全球的发展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但梁华依旧对这项业务保持了信心。他在媒体会上重申了华为5G业务目前的成绩:“华为已获得26个5G商用合同,与全球50多个商业伙伴签署合作协议;5G基站商用发货数量超1万个,全球数量最多,拥有1600多项核心专利,占了整个5G ESTI标准的19%,构筑了核心竞争优势。”

他同时补充,2019年上半年,华为将发布搭载5G芯片的5G智能手机,并将在2019年下半年实现规模商用。

华为的底气在于5G技术的基础投入。梁华提到,华为在全球参加了几十个5G网络的商用测试,测试数据表明华为目前的技术成熟度比行业其他公司至少领先12个月到18个月不等;华为5G在技术和商用上,均处于业界领先,能够提供端到端的5G全系统。

在不久前举行的国外媒体沟通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表达了类似的内容。他当时说:“华为在全球之所以得到这么多客户和政府的认同,是由于在5G技术上处于领先的地位。”

因此,梁华的态度是,华为能否在5G技术上获得市场,取决于客户是否认可,“华为真正服务好选择我们的客户,把精力和资源集中投入到这些客户的合作中,把自身的事情做好。从技术和商业层面来看,华为更好地服务客户,相信客户也会自己做出选择,这是最重要的。”

当然,针对海外市场提出的网络安全问题,华为也有应对措施。在此前的国外媒体沟通会上,胡厚崑宣布,华为将在未来五年内投资20亿美元加强网络安全;10年前,华为已经在英国建立了独立的安全认证中心,在德国等国家,华为也在和当地政府扩展相关合作,华为将于明年一季度在布鲁塞尔开放安全透明中心。

“在未来,我们还有计划根据需要在全球延展这样透明开放的安全管理机制。华为高度重视安全问题,会积极做出努力展开跟政府的对话和合作。”胡厚崑当时提到。

在谈到这一决定时,梁华表示,新技术的普及要求华为构建安全可信的运营体系,公司的安全体系在新环境下会进一步优化和完善,这个投入也是业务发展的基于长期需要而决定的,而不是为了解决某一件事、为解决某一个国家的需求。

专注优势领域

此前,华为刚刚公开宣布,2018年的全年销售收入将超过1000亿美元。

目前,华为的主营业务分为三大板块:运营商业务、消费者业务、企业业务。尽管增速放缓,但运营商业务依然是目前为华为贡献最大比例营收的业务板块。2017年2978亿元人民币的营收,依旧贡献了华为全年接近50%的营收。

不过,在梁华看来,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的增长势头都很迅速,华为之后肯定都会在这些业务中加大投入。

三大业务板块之外,华为也正在拓展新的业务边界。2017年,华为正式将云服务独立成一个业务部门,成立Cloud BU,这也被认为是华为业务的下一个增长点。

梁华称,华为公司把云业务看作是未来加大投入的重点发展领域,因为云服务是未来行业发展趋势,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政府机构,甚至个人用户选择使用云服务。除了自身的投入,华为还会和合作伙伴共同把云业务做好。

另外一个引发外界关注的,是华为对于前沿技术的投入。

在此前的全联接大会上,华为公布了包含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的“达芬奇项目”。梁华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华为对于人工智能已经投入了很长时间,主要分为两个方向:一是将相关技术应用到华为公司内部的技术服务领域和财务领域;二是在终端产品领域引入人工智能技术;在技术完善后,华为最终选择在今年发布人工智能芯片以及全栈全场景解决方案。

不同的业务和技术共同构成了目前华为的业务服务矩阵。梁华认为,华为的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云业务共同构成了华为的ICT基础设施业务,其与消费者业务一道构成了华为的业务基础;华为将继续聚焦ICT基础设施业务以及消费者业务,这是华为30年来一直坚持的。

 “华为不会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竞争力量,而是在优势领域形成战略领先。”梁华介绍称,在此基础上,华为每年将在基础技术研发上投入150亿美元-200亿美元。华为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研发费用支出为897亿元,约占总收入的14.9%。最近10年来,华为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已经超过3940亿元。

“随着数字化和智能化浪潮到来,我们认为,ICT行业仍然是激动人心和充满希望的行业。”梁华表示,华为还是会继续沿着公司发展战略继续前行,不会因为外界的变化而发生根本性改变。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