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胡玮炜:“致戴威的信”系冒名杜撰,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权

更新时间:2018-12-12 00:00:54 来源: 网络综合

近日《玮炜致戴威的一封信:那些花开》的文章在网络流传。

该文章以摩拜单车创始人、CEO胡玮炜的口吻,复盘了此前摩拜与ofo被投资人撮合并购时的情景,也对摩拜和ofo的共享单车烧钱大战和在管理上的问题作出反思。同时,在文中还讲述了ofo对于滴滴关系处理上的不成熟。

这篇文章在网络上获得比较高的传播度,随后,胡玮炜向新浪科技否认了该文章的真实性,称该文章系作者冒名创作,未与文章提及人物有任何沟通,内容系不实信息。该文章侵害了摩拜及相关个人的合法权益。

今日晚间,摩拜方面发声明称,该文章系作者冒名创作,未与文章提及人物有任何沟通,内容系不实信息,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权。目前,这篇文章在微信端已经被屏蔽,无法打开阅读。

以下是《玮炜致戴威的一封信:那些花开》全文:

我们彼此并不算很熟悉,正式见面也就在去年年底,投资人撮合下,我、晓峰和你,但最终我们没有达成协议。

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对于并购,最令你顾忌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投资人传递的信息是你希望获得合并后的主导权,可是我看到很多媒体在说,你拒绝合并是因为害怕控制权落到滴滴手中。

其实,原因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对于共享单车这个行业来说,历史在那个时刻给我们开了个玩笑,把我们抛到高高的云霄,然后,我们以为他老人家会像所有的慈爱父亲一样,用那坚实的臂膀,把我们稳稳地接住,结果他老人家仰天大笑,拂袖而去,只剩下我们这些人,从云端狠狠跌倒土里。

只不过,你也知道我是记者出身,总免不了想打破砂锅问到底,希望将来有机会你可以亲口告诉我。

要不要写这封信,我还是挺犹豫的。我知道你们背后叫我"胡阿姨",还有高管在你们的小群里说:90后的北大才俊灭掉矫情的80后文艺女中年,是自然规律。

是的,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抗拒,但是,我们还无法忽略一个规律,就是现代商业规律。

我终于想通了,做企业,决胜的不是情怀,也不是什么学历背景,当然更与年龄无关,而是商业规律。

从媒体最近一段时间铺天盖地的报道来看,你支撑得非常艰难了。这个时候,几乎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助你,投资人都在盘算如何结局,尽可能挽回一些损失和脸面,高管们此刻应该也在寻思下一个创业机会了。

唯独你,一定还在想怎么撑下去。

创业者总是孤独的。

听说你们在办公室贴了那张《至暗时刻》的海报。是的,此刻就像当年丘吉尔面临的困局,人们总觉得今天已经是无法迈过去的最暗时刻,可第二天睁开眼睛一看,新的一天比昨天还黑暗。

你知道什么情况下,会有这种感觉吗?当你开始认为所有的错误都是自己犯下的时候,这种感受就会愈加强烈。

我知道你们的团队喜欢争斗,喊打喊杀。我还在干记者的时候,就观察过这种战术,早些年的千团大战就是这样的。可是我发现最后活下来的往往并不是喊得最凶的。

很多创业公司有这么个错觉,以为企业文化就是打鸡血,团队自己玩得很嗨,天天头脑发热,喊的是改变世界,可是公司发展的关键因素,常常被忽略,等问题爆发出来,机会往往早溜走了。

当然,仗是不得不打的,但我们没有打好这场仗。我们投入的资源最少有一半以上是浪费了,变成了消耗战,而不是升限战。打仗当然会有大量消耗,太平洋战争,美日双方的消耗也是非常大的,但是,看谁的资源能支撑到最后,远不如来两颗原子弹的威力大。原子弹打破了消耗战的死循环,让日本瞬间投降。

我们之间的大战,满大街堆满各式单车,"坟场"的照片触目惊心,用户的押金也没有钱退了,最后搞得政府、用户、媒体都来质疑、反对我们。就像两个笨贼抢花瓶,誓要打倒对方,打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才发现花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们在打斗中摔在地上,早已碎了一地。

不知道,今天的你是否认同这些观点。

那么,这场仗到底该怎么打?

孙子兵法说:战之道,上战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如果去年我们不跟着你们比拼车子投放量、比拼城市开发数量,在规模宽度上采取"佯攻"的策略,把我们物联网的初衷做深下去,也许今天就不会有那么多对于共享单车是否能成为独立商业模式的质疑了。

所有的烧钱大战,套路不过就是先烧出一个大市场,然后再烧死小对手,最后剩下的几家合并。结局早已写好,只不过突然有人在台上不按剧本演了。

我们曾经收手了,可惜还是晚了,已经走上了冰面,刹不住车,回头也来不及了。

作为创业者,我们走过的每步路,对公司都有好或坏的巨大影响。凭什么我们会认为自己只会产生好的影响,而不可能导致坏的影响?

去年网上出现一拨黑我们的稿子,说什么我和几个高管贪腐了多少亿,这种完全经不起推敲的稿子,不知道你是否知情?我和晓峰聊过多次,我们的命门在哪里,你们的命门在哪里。

创业者经常会以为自己的失败是缺钱造成的,其实,创始人的局限,才是项目最大的命门。项目估值几千万、几个亿,创始人靠创意和行动力,一般都能把握,估值几十亿了,创始人唯有不断学习,带动自己和团队成长,才能"配得上"这样发展速度,特别是战略和管理能力,不能够洞察企业发展、商业及人性的本质,最终会亲手将自己的企业推向悬崖。

程维派高管过来,就是发现公司的发展已经脱离了你们的能力控制范围,来帮忙应该是他的初衷。以第三者的视角客观来看,如果他们要夺走控制权,不至于用这么低级的方式。

在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创始人既容易膨胀,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又会感觉自己控制不住这个急剧变化的局面,内心开始多疑。

其实,成功创业者的必要特质,很多我也不具备。给你分享一个小秘密: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设计产品,骑着亲手设计的小橙车,车轱辘碾过满地的落叶,碾过支离破碎的光斑,碾过一地白雪,那才是我最满足的时刻。

所以,晓峰来做CEO,我非常欢迎,媒体还猜测我不爽,哈哈哈。

我觉得,把滴滴的人赶走,是对ofo最大的伤害,而我们没有合并成功,是对这个行业最大的伤害。

也许,要过了好久,我们才会恍然大悟,当年所做的那个毫不起眼的决定,或者一时冲动的行为,竟然已经锁定了最终的结局。是不是觉得很吊诡呢?

创业者的理想和理想的创业者,不是一回事,对吧?创业者的理想是企业的初心,但不是企业的全部。

海明威笔下的老人圣地亚哥,84天一无所获,终于在第85天遇到那条马林鱼,人和鱼在海上搏斗了三天三夜,双方精疲力尽,老人逮住了顽强的大鱼,但是回到港口的一路上,大鱼却被追随而来的鲨鱼吃得只剩下一个骨架了。圣地亚哥老人生活得并不好,似乎也欠缺点运气,但他不放弃,不怨天尤人,不低头,是个真正的"硬汉"。

可是我们做不了硬汉,我们烧的可是数十亿的钱,那些钱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也不是一个孤独的老人,还有成千上万的同事、赌上身家性命的供应商和我们在同一条船上。

还有一个细节,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很多媒体希望你失败,这样他们才有更多的话题,很多网民也不希望你成功,因为他们认为你已经获得那么多家庭出身、名校教育的优质资源,上天为什么还要如此眷顾你?

那么,这里确实有一个问题:你相信上天真的会把所有的好运只送给一个人吗?

不管他们这样的希望是否有些阴暗,但我们真没有权利让自己犯错。因为,我们得到的实在太多了。

不知道你是否听过朴树的《那些花儿》,我很喜欢这首歌,就把里面的几句歌词作为这封信的结尾吧: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最后,衷心祝愿你的将来繁花似锦!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